当前位置: > 未分类 > 和谐社会视角马克思关于阶级的论述,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现状...

和谐社会视角马克思关于阶级的论述,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现状...

和谐社会视角马克思关于阶级的论述

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追求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根本目标。交流的不断扩大是人类自由全面发展的重要条件。深刻揭示马克思交往理论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目标的内在联系,无疑对深刻理解科学交往“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具有双重作用。

马克思恩格斯有关和谐社会思想在哪些著作中有论述

马克思恩格斯在继承前人思想成果的基础上,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勾画了共产主义社会的美好蓝图,指出了实现美好社会理想的正确途径。 他们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将是这样一个联盟,而不是旧的资产阶级社会中存在阶级和阶级对立。这是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持用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指导新的社会实践的重大理论成果。这标志着我们党执政理念的重要升华,也标志着我们党在认识社会主义基本问题上的重大创新。 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社会主义的最基础。1.新中国成立前后,中国古代哲学中的“矛盾”概念被用来表达“对立统一和斗争”。矛盾对立统一的规律可以用“幸福取决于不幸,幸福取决于不幸”来解释。矛盾对立统一的规律可以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来解释,以表明新事物不能被打败。“三个皮匠,一个诸葛亮”的法则被用来表明群众取得了巨大的成就。(1)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未来社会建设思想的要点概括如下:第一,虽然资本主义创造的文明成果超过了以前的社会,但由于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出现了各种问题和弊端,这表明资本主义社会绝不是一个和谐社会。只有用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它才能真正实现。首先,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符合马克思的哲学原则,即社会历史发展是一个过程,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既是一个实践过程,也是一个理论过程。 目前,由于环境污染、下岗失业、贫富差距和人口问题,社会存在许多不稳定因素。这是我们的提议。

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现状...

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追求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根本目标。交流的不断扩大是人类自由全面发展的重要条件。深刻揭示马克思交往理论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目标的内在联系,无疑对深刻理解科学交往“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具有双重作用。

马克思恩格斯有关和谐社会思想在哪些著作中有论述

和谐社会视角马克思关于阶级的论述范文

摘要:在当今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过程中,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现代适应性受到了人们的质疑。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回到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上,全面辩证地理解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摒弃人们对它的错误解释和曲解,恢复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本来面目。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班级;班级;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摘要: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今天,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能否适应时代的要求受到了挑战。回答这些问题必须建立在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上,充分理解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摒弃错误的理解,恢复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真正特征。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班级;阶层;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迄今为止所有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1)。马克思的名言很好地解释和诠释了人类历史的发展。然而,也正是马克思的话容易让人产生这样的疑问和困惑:在当前我国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背景下,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过时了吗?这是否符合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目标?要回答人们关于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现代适应性的问题,必须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基本观点,恢复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真实性质,全面分析人们对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错误解释及其原因,回归以历史唯物主义为基础的对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全面辩证理解。著名学者高放曾经说过:“需要改变的不是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而是我们自己对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偏差和僵化理解。”(2)要从和谐社会的角度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必须厘清以下几对关系。

一、[阶层/s2/]

有人认为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是对阶级分析方法的根本否定。这与西方社会学家的阶级理论完全相反。这是对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误读和曲解。事实上,马克思没有忽视每个阶级内部的各个阶级。早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就指出,“在过去的各个历史时期,我们几乎随处可见社会被完全划分为不同的层次,社会地位被划分为不同的层次。在古罗马,有贵族、骑士、平民和奴隶。中世纪时,有封建领主、官员、行会主人、帮手和农奴,几乎每个阶级中都有一些特殊的阶级”。(3)正因为马克思生活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严重对立的时代,阶级矛盾自然是当时的主要社会矛盾。正是在这种历史条件下,马克思必须更加关注社会阶级问题,但他并没有否认阶级的存在和阶级分析的重要性。

对社会阶层的理解有两种不同的观点。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首先分为两个基本阶级,每个阶级根据不同的标准可以分为几个阶级。因此,在马克思看来,阶级划分是以阶级划分为前提的。这是一种基于阶级划分的更详细、更具体的社会分层方法。一个社会阶层从属于它的特定阶层。根据西方社会学的分层理论,阶级划分和阶级划分都不是基于社会成员对社会资源和社会机会的不同占有。班级根据一般的社会资源和社会机会划分,如职业、收入、社会声望、教育水平等。,而阶级是根据一种特殊的社会资源来划分的,即生产资料的占有。因此,阶级似乎是一个更广泛的概念,而阶级只是一个特殊的阶级。事实上,任何阶级划分都只能建立在一个或多个社会资源和社会机会的基础上。因此,根据每个标准划分的类别是特殊类别。在作为划分基础的所有社会资源和社会机会中,最重要的仍然是拥有生产资料。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基于生产资料占有关系的社会分层始终是研究阶级和阶层问题的基础。无论是作为一个阶级还是一个特殊的阶级,社会分层的核心是把握生产资料占有关系的划分标准。

阶级分析和阶级分析不是两种对立的分析方法。阶级分析法主要用于分析某一社会中基本对立阶级之间的矛盾斗争状况。社会发展的大背景是由基本对立阶级之间时而温和时而激烈的对立斗争形成的。因此,要分析一个社会阶层的地位,首先应该用阶层分析的方法来分析其基本对立阶层之间的关系,从而掌握这个社会及其阶层结构的基本状况和发展趋势。因此,阶级分析在社会阶级地位分析中起着主导作用,但它并不排除阶级分析的地位和作用。阶层分析(Stratum analysis)作为对某一社会形态内每一阶层的微观分析,可以对社会成员的经济地位、政治态度和价值取向进行更详细、具体的考察,可以从不同的侧面和角度揭示和分析社会结构。阶级分析是基本分析,阶级分析是具体分析。只有将这两种分析方法结合起来,才能不同层次、不同程度地把握社会成员的结构状况,准确识别他们的阶级或阶级隶属关系,为科学制定阶级和阶级政策提供理论依据。因此,提升阶级分析的地位,否定阶级分析的必要性,或者简单地用阶级分析代替阶级分析,是对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误读,是对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本身的曲解。

二。[政治与经济/s2/]

“阶级”的概念首先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一个经济范畴,不能仅在政治领域狭义理解。马克思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的形成,总是离不开对生产力、生产关系及其矛盾运动的分析。首先,阶级的产生、存在和消失是由生产力发展的特定历史阶段决定的。原始社会末期,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私有制出现了,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但还不够发达,这使得一些人用他们所拥有的生产资料掠夺别人的劳动和劳动成果。这就是阶级存在的原因。只有在生产力高度发达的社会里,这种掠夺才会失去其必要性,阶级才会消亡。结果,生产力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但缺乏发展导致了社会中阶级和阶级对立的出现和存在。其次,阶级的分类是基于生产关系中生产资料的占有。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认为,阶级本质上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它与特定的经济结构和处于不同地位的社会群体相联系,甚至在某种生产关系中具有根本对立的利益。然而,人们在生产关系中的不同地位是基于他们对生产资料的不同占有而形成的。换句话说,资本对劳动的剥削是阶级和阶级对立的本质,区分阶级的根本标志是看他们是否拥有生产资料和其他群体的劳动。最后,阶级斗争的地位取决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运动。当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要求时,生产力的发展就会得到大力促进,阶级矛盾就会相对缓和,阶级斗争就会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相反,当生产关系基本上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要求时,就会制约和阻碍生产力的发展。被剥削阶级将试图打破旧的生产关系,而资本所有者将总是试图保持他们在生产资料占有中的主导地位。阶级冲突将变得更加尖锐,阶级斗争将变得更加激烈。这种现象在社会形态的变化中尤为突出。因此,马克思恩格斯一直从经济学的角度研究阶级问题,认为阶级首先是一个经济范畴,经济关系是阶级形成的本质和根源。

一个社会阶层一旦形成,就必须在政治中得到表达和反映。一个特定阶层的人在许多方面必须有共同的特点,例如他们的政治思想和要求。阶级关系的直接表现是政治关系。然而,一个阶级的政治关系和政治表现最终是由其经济关系决定和衍生出来的。由于不同阶级之间的政治对立和冲突根源于不同阶级在某一经济结构中的立场的根本对立及其在经济利益上的相互冲突,这种对立和冲突必须在政治上表现出来。恩格斯说:“这两个阶级的起源和发展纯粹是由于经济原因。同样显而易见的是,土地所有制和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就像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斗争一样,首先是为了经济利益,而政治权力只是实现经济利益的手段。”(4)因此,经济利益是阶级关系的基础,而政治斗争是阶级关系的表现。然而,在我们以前对阶级概念的解释中,我们常常只注意它的政治方面,如阶级对立、阶级冲突、阶级斗争等。,在某种程度上忽略了它的经济含义。因此,回归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本质,就是从经济学的角度把阶级理解为一个范畴,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讨论阶级问题。

不同阶级和阶层之间的矛盾和斗争自古以来就存在。在无产阶级产生之前,资产阶级和封建地主阶级之间有过斗争。马克思之前的西方学者普遍将这种斗争局限于国家和法律的政治层面,这是马克思第一次将阶级和阶级斗争转移到经济领域。在经济领域研究阶级问题时,阶级是一个经济范畴,任何政治和政治斗争都只是它的外在表现。最后,马克思还从经济领域解决了阶级斗争问题,即通过消除私有制,消除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不平等和由此产生的剥削来消灭阶级,最终从根本上解决阶级斗争问题。马克思超越了传统的政治民主概念,解决了阶级斗争问题,实现了比政治解放更高的经济解放和人的解放。今天,中国正在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基本适应决定了没有生死存亡的阶级斗争。因此,阶级斗争及其作用不能单方面夸大。但是,由于中国目前的生产力水平还没有达到足以消灭阶级的水平,阶级斗争仍然存在于一定的范围内。解决阶级矛盾最根本的方法是发展生产力,调整收入分配,从物质利益的角度解决阶级问题。

三。奋斗与和谐

“迄今为止所有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马克思的著名论断使人们形成了阶级关系是生死攸关的阶级斗争、阶级之间绝对不存在和谐的固有概念。事实上,斗争与和谐是对立统一的关系。首先,斗争与和谐是对立的。斗争从事物的内部矛盾开始,以革命的方式推翻旧的统一。和谐始于事物的同一性,以维持事物的稳定、协调和共存。斗争采用批判性思维,注重相互差异,实现替代和淘汰。和谐采用建设性思维,注重相互平衡,实现互利共赢。其次,斗争与和谐也是辩证统一的。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斗争与和谐相辅相成。没有永久的斗争或永久的和谐。斗争与和谐的关系总是表现为“斗争”中的“和谐”和“和谐”中的“斗争”。从特定的历史时期来看,阶级关系不一定表现为激烈的、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阶级关系总是沿着“相对放松”到“激烈斗争”的道路在波浪中前进。从斗争与和谐所追求的价值目标来看,二者也是一致的,即通过不同的方式实现社会发展与进步。因此,世界上没有仅仅为了斗争而斗争,没有差异和矛盾,没有绝对的一致和相同,就没有和谐。

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强调阶级斗争的重要作用。有人片面地认为,用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来分析我国当前的阶级状况,是在不断加强我们社会的阶级斗争,扩大阶级斗争的范围。事实上,从斗争与和谐的关系来看,两者适用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在事物质变的过程中,事物内部的矛盾已经达到了严重对抗的程度。只有通过“斗争”,旧的团结才能被打破,才能促进事物的发展。在量变过程中,事物的内部矛盾是非对抗性的,事物的根本性质不会改变,只有“和谐”才能更好地保持团结的稳定。在社会史领域,这种“斗争”的思想更适合社会革命时期,而“和谐”的思想更适合和平建设时期。在我国当前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生产和生产力的关系基本适应。社会矛盾主要局限于人民内部的矛盾。使用“和谐”的方法更有助于团结社会的各个方面和各个社会阶层,从而促进我们社会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因此,正确认识斗争与和谐的辩证关系,从我国现阶段来看,就是要把处理阶级关系的重点从强调“斗争”转移到强调“和谐”,从而促进稳定,通过和谐谋求发展。

“和谐”包含两个意思。它不仅代表一种思维、手段和方式,也代表一种结果和目标。马克思主义始终以社会和谐为目标,追求社会发展的终极目标。在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中,私有制和阶级将被消灭,社会的物质财富将被极大地丰富,每个人都将根据自己的需要尽最大努力进行分配。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形成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因此,马克思和恩格斯并不认为阶级斗争是无条件的绝对斗争,而是达到目的的手段。马克思主义的最终目标是追求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人与自然之间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然而,由于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特殊需要,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和谐思想暂时被阶级矛盾和斗争的内容所掩盖。在晚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充分肯定了无产阶级通过非暴力手段掌权的可能性。1872年,马克思在强调工人阶级应该摧毁旧制度、夺取政权的同时,指出:“必须考虑各国的制度、习俗和传统。”我们也不否认,一些国家,如美国和英国——如果我对你们的制度有更好的了解,也许荷兰也是如此——工人们可能会使用和平手段来实现他们的目标”。(5)

在中国社会主义条件下,所有阶级和阶层的基本利益是相同的。虽然会有一些新的阶级矛盾,但阶级关系的统一方面仍然占主导地位。中国当前的阶级关系总体上是和谐的。我们对阶级和阶层问题的研究,不是扩大阶级和阶层之间的矛盾、冲突和斗争,而是追求所有阶级和阶层之间的和谐共处。因此,客观地理解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不仅要看到各个阶级之间复杂的矛盾关系,还要看到他们根本利益的一致性。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协调各阶层之间的利益关系,促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构建。

注: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272。

2高放,华谊。热点话题与冷思考(5)——班级观点与班级分析对话[。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1998,(1)。

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272-273。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250。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人民出版社,1965: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