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未分类 > 中美社会福利行政组织建构的差异及原因分析,你有关于电大管理的论文吗?我还没决定。

中美社会福利行政组织建构的差异及原因分析,你有关于电大管理的论文吗?我还没决定。

中美社会福利行政组织建构的差异及原因分析

TVU的行政专业还有论文要写吗?1.公共部门绩效评估的概念和方法探讨2。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建设高效服务型政府。西方发达国家公共部门绩效管理的回顾与启示。公共部门绩效管理指标体系的构建与研究。探索行政成本分析和有效控制方法。公共机构的出现和发展

论中美行政制度的异同

由于中美两国有着不同的历史、传统和法律制度,两国在行政决策执行的理念上存在很大差异。 在中国,行政决策的实施有两层含义:一是更广泛,包括监督;对违法行为的调查;违法行为处罚与行政执法 另一个范围较窄,仅指行政执法,即政府和行政管理论文如何确定标题首先取决于标题是什么专业,其次取决于专业和教授的品味。标题不应该尽可能地普及。(1)毕业论文(设计)的题目应符合专业的培养目标和教学要求,具有综合性和创新性。 本科生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专业知识选择合适的人选 由于历史传统和社会文化背景的差异,中西方的家庭教育观念有很大差异。本文讨论和比较了中西方的教育理念和思维方式,以及教学方法和家长之间的交流和沟通方式,并对中国当前的教育进行了反思。 关键词:中西教育;差异;想想,答案是法老地主问这是行政组织的话题吗?你可以在这里看到http://www.beelink.com/20011016/337366.shtml希望能够提供帮助:)陆军、海军、空军、核武器、空军、电磁力;中美两国在战争意识形态、战略盟友、后勤组织、动员能力、组织能力、实战经验、军费开支等几乎所有方面都存在巨大差距。 中国只是在少数几个方面,比如军队的数量和军队的装甲部队。

你有关于电大管理的论文吗?我还没决定。

TVU的行政专业还有论文要写吗?1.公共部门绩效评估的概念和方法探讨2。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建设高效服务型政府。西方发达国家公共部门绩效管理的回顾与启示。公共部门绩效管理指标体系的构建与研究。探索行政成本分析和有效控制方法。公共机构的出现和发展

论中美行政制度的异同

中美社会福利行政组织建构的差异及原因分析范文

摘要:行政任务决定行政组织的历史发展,行政组织的良好建设也有利于行政任务的实现。社会福利保障是公共行政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国服务型政府建设的重要任务。因此,有必要构建一个完善的社会福利行政组织,以更好地实现社会福利行政管理。中国社会福利行政组织经历了多次整合,发展成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合作的多部门发展模式。然而,它不同于美国的福利行政组织制度。本文对中美社会福利行政组织制度进行了比较,分析了两者的差异及其原因,并相互借鉴优势,促进我国社会福利保障的发展和建设。

关键词:社会福利管理局;行政组织;比较研究;

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是新时期国家治理的重要目标。国家树立了服务型行政的理念,政府职能的行使逐渐从促进经济发展转向满足社会成员对更美好生活的需求,对公共行政提出了更高的要求。[[1]有学者曾指出,中国行政法正处于以“自由和社会权利——公共行政权力”为主轴的第三个发展阶段。[2]因此,我们应该更加重视与公共行政领域中保护人民权益密切相关的社会福利行政。

社会福利是一项重要的社会保障制度。国家依法向所有公民提供社会服务和财政援助,旨在确保一定的生活水平,尽可能提高生活质量。[3]这种福利的公共性质是显而易见的,旨在满足所有公民的需求。这个定义是广义的社会福利,可以称之为国家福利。从狭义上讲,福利只是指为那些需要经济援助的人提供社会保险制度,即帮助穷人。随着社会的进步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它的理解和需求已经突破了狭隘的福利观念,追求更加全面和充分的福利保障。社会福利行政是社会福利领域的一项行政活动,[4]行政管理应在广泛福利的基础上进行,以满足全体公民的需求,而这一行政活动的实施需要依靠社会福利行政机构建立完善的组织体系,从而实现全社会各方面的福利保障。

美国社会福利制度的引入和实施在西方发达国家相对较晚,但它保持了良好的发展状态,这与其社会福利行政组织的运作密切相关。笔者对美国和中国的社会福利行政组织进行了比较研究,以期对我国社会福利行政的发展和建设服务型国家有所帮助。

中美福利行政组织体系概述

(一)中国福利行政组织

中国的福利行政机构分为中央和地方两级。从中央一级来看,社会福利保障的职能和权力存在于以下部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民政部、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财政部、审计局、国家税务总局、中国保监会、国家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等,它们各司其职。我国按照行使行政职权的区域范围,以行政区划为主要形式,划分行政组织层级——中央和地方国家机关。大多数政府部门根据我国的行政区划水平形成一个体系。行政部门由同级人民政府和上级主管部门领导,税务机关由中央政府和省级以下垂直领导,这也反映在社会福利保障机构中。例如,中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有相应的地方机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设区的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县(市、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此基础上,其他社会福利行政组织共同形成一个层级化的社会福利行政组织体系。

(2)美国福利管理组织

在联邦一级,美国现有的社会福利管理部门包括卫生和公共服务部下属的社会保障部、劳工部、社会保障和医疗协调基金信托委员会、财政部和社会保障委员会。社会保障总局负责支付各种社会福利,并管理养老保险、遗属保险、残疾保险和住院保险。劳工部负责失业保险和监督雇员及其工资税。社会保障和医疗协调基金信托委员会和财政部负责协调社会保障基金的管理,而社会保障理事会负责就社会保险做出战略决策和建议。[5]

州一级执行联邦制定的国家社会福利保障事项,其余由州政府负责。联合会制定原则性政策,州政府根据管理的基本精神制定相应的法律和实施细则。以国家工作培训协调委员会为例。它来自美国劳工部管理下的“职业培训合作法”项目。其目的是更好地在所有州实施和协调这个联邦项目。地方政府也成立了自己的协调委员会来解决地方福利项目。例如,在新泽西州成立的就业和培训委员会适用于该地区的所有公共福利项目。

2中美社会福利行政组织建设的差异及其原因

(一)中美福利行政组织建设的差异

首先,从中央层面进行比较。我国中央有近十个社会福利保障部门,分工混乱。美国联邦一级的社会福利部在执行、收入和支出、监督等方面有明确的分工。具体而言,在行政执行方面,美国实行集中和分散的管理制度,社会保障方案,如养老保险、遗属保险、残疾保险、住院保险和其他与社会保障总局有共同特点的社会保障方案,而失业保险、食品补贴、职业教育和其他在劳动和就业方面有特殊特点的福利方案则移交给专门部门执行。我国许多中央部门负责管理分散的事务。从名称上看,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应该是主要部门,但实际上它只管理劳动就业和社会保险事务。民政部负责社会救助和社会福利事务,还负责五保供养救济事务,与人类安全部的职能重叠。卫生和计划委员会负责涉及医疗服务的社会福利项目,医疗保险部分也由许多部门分担。在财政收支方面,美国联邦政府社会保障和医疗协调基金信托委员会(trust board of social security and medical coordination fund)和财政部负责社会福利事务的基金收支管理。然而,中国社会福利保障事务的财政部分更为复杂。财政部负责社会保险基金的预算和决算,审计部门负责社会保险基金的审计,国家税务总局征收社会保险福利金。然而,这一职能不仅由该部门行使。社会保险管理中心设立的社会保险机构也部分承担收取保险费的责任。基于部门利益,这个机构与税务机关有很大的矛盾。目前,我国18个省实行税收征管,13个省实行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征管。[6]

其次,与地方一级相比,我国地方社会福利保障组织是等级制的,而美国州一级的福利组织在设立和管理上是灵活的。我国地方社会福利保障机构与中央政府基本相同,其社会福利保障管理的实施必须在同级人民政府和上级主管部门或中央政府的领导下,地方实施细则必须根据相应的法律、法规和行政规章制定。了解了各级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的职能后,不难发现下级的责任要求没有跳出上级界定的框架。然而,美国州一级的福利部门更加自治。除了符合国家统一福利计划的要求之外,国家一级还可以根据中央政府的基本精神设立福利机构自行解决问题,并自行制定法律、法规和实施细则。

第三,从中央与地方、联邦与州的关系来看,中国社会福利组织体系中中央与地方的关系表现为领导和被领导,而美国联邦对州政府的干预相对较小。中国的国家社会福利保障机构和地方社会福利保障机构是在不同层次上设立的,地方由中央政府领导。在美国福利保护中,联邦政府对各州既宽容又严格。除了一般和统一的系统安排之外,其他安排更加灵活。

(2)中美福利行政组织建设差异的原因

1.中美福利组织建设历史发展的差异

随着中美两国的发展,社会福利行政组织沿着不同的路线发展,其组织结构演变到今天自然是不同的。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已经运行了近70年。建国初期,社会保障管理体制主要由劳动部、内政部、卫生部、全国总工会等部门建立。内政部后来发展成为民政部。劳动部门管理失业工人的救济和安置,并对劳动保险事务拥有最高监督权。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华全国总工会)负责全国劳动保险行业和基金的总体规划,在这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内政部管理社会事务司、特别护理司和干部司,负责社会福利、救灾、社会特别护理、残疾福利和其他安全事务。卫生部负责免费医疗服务的社会保障。在地方一级,地方工会组织和各行业工会组织受工会联合会的监督和指导,参与劳动保险基金的管理。在计划经济时代,中国的社会保障管理经历了曲折。从1957年到“十年文化大革命”,中国以前的社会保障管理体制模式得以延续。内政部原来的三个部门改为特护局、政府机构人事局、农村救济社会福利司和城市救济社会福利司。这些变化主要是基于城市和农村地区双重管理的需要,但它们仍然没有与原来的制度分开。这种组织体系在“十年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到严重破坏。改革开放之初,社会保障组织体系得到恢复,卫生部继续保持原来的形式。设立民政部以继续其以前的职能;国家劳动总局设立了保险福利司,地方劳动部门也有相应的司级机构。进入市场经济发展阶段后,我国社会福利保障体系建设开始提出建立统一管理社会保险、社会福利和社会救助的行政组织的目标。1998年体制改革后,新成立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管理社会保险事务,而民政部保留对国家社会救济、社会福利、优惠待遇和重新安置等社会保障事务的责任。财政部社会保障司负责中央政府的社会保障支出。2008年,通过国务院的机构改革方案,设立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合并了原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的职责。[7]

美国社会福利保障经历了许多变化。1930年以前,州和地方政府负责绝大多数福利项目。自罗斯福新政以来,联邦一直参与社会福利保障的管理。美国在20世纪30年代经历了大萧条。罗斯福新政旨在救济、改革和复兴,建立美国社会福利保障制度的雏形。1933年,美国成立了联邦紧急救济署(Federal Emergency Release Agency),提供州和地方财政支持,提供免费现金救济和非技术性公共服务工作,开展福利保障。[8]此后,成立了项目建设管理部,雇用有劳动能力的人从事社会和公共工程。1935年,项目进展管理局(提供公共工程)和社会保障委员会(提供公共援助)取代了紧急救济局。然而,由于战争爆发,美国的福利建设停滞不前。20世纪60年代,美国进入了福利扩张时期。约翰逊政府提出了伟大的生产计划和与贫困作斗争的政治宣言,涵盖了社会福利的各个方面,包括教育补贴、疾病预防和控制、医疗保险、全面反贫困等。它设立了一个由总统直接领导的经济机构办公室,并鼓励各州政府参与扶贫计划。这一时期的扩张导致福利组织的迅速扩张。为了改革混乱的政府,美国成立了胡佛委员会(Hoover Committee)来改革政府,并颁布了新的福利制度。根据委员会关于社会保障、卫生、教育和福利的建议,美国于1953年成立了卫生、教育和福利部,以集中对卫生、教育和福利的监督和指导,并在卫生领域设有公共卫生部门。在教育方面,有教育部。在福利方面,有社会保障部。为了适应社会变革的需要,卫生教育和服务部不断进行调整和重组。1963年,主要的社会福利工作分为六个单位:福利部、教育部、公共卫生部、社会保障部、职业康复部和食品药品管理局。此外,将成立一个总统老年人委员会。1976年,根据美国社会保障法,成立了社会重建局(Social and Reconstruction Bureau),取代福利部,将职业康复部和福利部合并为新成立的社会重建局。此外,根据1965年7月生效的美国老年法的规定,成立了老年部。劳动部有一个人力资源部和一个就业标准部。1979年,根据《教育部组织法》,美国卫生、教育和福利部分为负责社会福利和卫生的卫生和公共服务部,以及单独的教育部。

比较两国社会福利行政组织的发展历程,相似之处在于经历了停滞,但停滞后的发展模式不同。我国更习惯于按照原来的组织结构建立,而美国的组织变革却是激烈的。中国福利行政机构最大的变化是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的改革。经过多次整合,最近的社会保障改革已经纳入其中。但是,总的来说,它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的框架为基础的,并延续了多部门分散管理的特点。美国的社会福利行政组织开始从地方自治走向中央集权,从特殊福利计划走向综合福利制度,然后不断完善。这些部门的职能适应了更替和新机构的社会发展。这也源于我国对组织改革反应的差异。自然,两国的社会保障组织结构是不同的。

2.中美国家结构的差异

就国家结构而言,中国和美国在体制上完全不同。中国的中央和地方各级充分反映了一个单一国家的中央集权性质。社会福利行政组织按四级组织建立。上级和下级之间存在领导关系。社会福利保障政策沿着层级链实施。美国有联邦制度。在其社会福利保障体系的发展中,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福利保障责任的集中和分散一直是关注的焦点。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州级政府在社会福利项目上有很大的自主权,甚至有相关的立法权。20世纪60年代,当新联邦主义流行时,里根总统认为联邦政府主要负责制定社会保障立法,实施主体是州和地方政府。在美国社会福利管理中,联邦、州和地方各级根据各自领域的需要实施社会福利制度。国家结构的差异使得两国社会福利行政组织的建设表现出很大的差异,特别是在地方社会福利保障组织的建设以及中央与地方、联邦与州之间的协调关系方面。

3当前中国福利行政组织建设的不足与借鉴

(一)我国福利行政组织建设的不足

通过对中美两国社会福利组织的比较,可以看出我国福利行政组织发展中的不足。

1.职能交错划分

在我国的社会福利行政组织中,各部门负责的分工是交错的、不明确的。一方面,各部门的内部职能涉及各种问题。以民政部为例。除了负责社会福利方面的特殊照顾、福利和援助之外,民政部还有管理民政的主要职能。另一方面,部门甚至更受限制。社会保障事务在某些领域的重叠导致了跨职能和多头管理。市场经济转型后,中国提出建立统一的社会保障机构来管理社会福利保障。2008年,国务院设立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对社会保险进行统一管理。然而,事实上,通过分析该部门的职能,该部门只负责社会保险的一部分。更多的社会保险事务由民政部、卫生计生委等部门负责。

2.对等级领导的限制

我国地方社会福利组织建设的不足主要是地方部门缺乏灵活性。这源于我国中央和地方社会福利保障部门之间的组织关系,这种关系遵循命令和命令。在正常情况下,下属部门充当传令官和执行者。当地相关组织的建立和管理都受某些规章制度的限制。

(二)美国福利行政组织制度的借鉴

虽然中美两国国情迥异,但建设服务型政府和为人民谋福利的行政任务基本相同。中国现有的社会福利保障组织结构存在缺陷,而美国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其福利组织结构的优势。我们是否需要完全照搬其福利管理模式?作者认为这种做法是不可取的。我们要扬长避短,取长补短,构建符合中国国情的中国特色社会福利行政组织体系。

首先,在中央一级,美国设立了一个职责明确的社会福利安全部门。中国需要从中吸取教训,在社会福利管理的实施、收支、监督等方面形成明确的责任。中国的社会福利保障制度不断丰富其内容,其组织结构也应与时俱进。由于美国社会保障部门多次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这可能不适合中国的国情,但我们应该看到,中国在社会福利保障的组织结构和职能分工方面并没有跳出建国初期的框架。我国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多数人制度改革。更有必要在所有人的福利保护领域进行整合。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势在必行。在具体的行政执行方面,中国既然设立了社会保障部门,就应该让它发挥应有的作用,把分散在其他职能类似的部门和同一领域的业务集中在社会保障部门的管理之下。支出的收入和支出由税务机关征收,纳入社会保障专项财政专户,由经办机构进行资金项目支出。然而,必要的监督是不可或缺的。除了在本部门内设立监督管理机构外,还应充分发挥审计署社会保障审计司的监督职责。

第二,地方社会福利组织的建设和中国集权的层级结构有其自身的合理性,有利于社会福利保障事务的管理和实施,适合中国国情。然而,美国在这方面也有自己的障碍,因为中央联邦政府和地方州政府的分离的等级结构使它们分离,不利于福利政策的实施。在这方面,中国应该学习美国州政府的灵活性。随着中央部门的整合,我国地方福利机构的建设也将进行调整。在地方社会保障服务中,可以充分发挥地方社会保障部门的主动性。在中央政策的指导下,在各自的职能框架内,可以因地制宜地提出有利于人民生活的福利保障项目,这些项目可以辐射到基层社区、街道、村镇等较小行政区域的具体福利事业建设中,如留守儿童建设、空老年福利院等。

根据调查,通过中美社会福利行政组织的比较,两者之间的差异可以让我们洞察到我国相应组织制度的不足。然而,国家制度和社会福利行政组织制度之间的不同发展路线也提醒我们,我们不能全部接受它们。我们要立足于我国国情,吸收其他职能分工明确、地方管理灵活的特点,优化新一轮权力下放中的社会福利行政组织建设,使其适应我国公民日益增长的社会福利需求。

参考
[1]王莹。政府法制化趋势下的支付管理机制研究&福利国家[。河南警察学院学报,2017 (2)。
[2]江必新,邵长茂。《社会治理的新模式和行政法的第三种形式》,[。法律研究。2010 (6)。
[3]郑功成。社会保障研究[。北京: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出版社,2016。
[4]王思彬。社会管理[。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
[5]胡建淼。公法研究系列8[硕士]。南京:浙江大学出版社,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