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未分类 > 论文范文医学硕士论文亮点(节选):妊娠晚期干预支持对分娩认知行为和分娩结局的影响分析

论文范文医学硕士论文亮点(节选):妊娠晚期干预支持对分娩认知行为和分娩结局的影响分析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分娩,孕妇,孕产妇
论文概述:

目的 分析并评价妊娠末期干预支持对产时认知行为与分娩结局产生的影响。方法选择我院自2010年1月至2011年9月期间实施规律产前检查的初产妇106例,将全部孕妇分成观察组与对照组各

论文正文:

焦虑是孕妇怀孕期间容易发生的一种心理反应。当孕妇入院前出现分娩迹象时,她们容易出现复杂的心理变化,如焦虑、兴奋和过度兴奋。研究表明,孕妇和产妇的自我控制能力越低,焦虑的比例越高,两者之间存在负相关1]。近年来,我国剖宫产率迅速上升,社会因素是1材料与方法选择2010年1月至2011年9月在我院接受常规产前检查的106例初产妇,
1.1通用材料
为研究对象。所有初产妇均为单头体位。将所有孕妇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每组各53例,不包括妊娠并发症或并发症。在所有孕妇知情同意的前提下,产科部门建立卡片,并定期进行产前检查。其中,观察组3名孕妇中途退出。对照组1例中途退出,观察组和对照组实际调查病例数分别为50例和52例。两组在年龄、孕周、妊娠和分娩时间方面无显著性差异(P > 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中的所有孕妇在进入产房时都是足月的,并且在分娩后全程陪伴。剖宫产率上升的主要原因之一。统计分析表明,这与孕妇及其家人对分娩缺乏了解、害怕疼痛以及由于“封建思想”[选择好的手术日期密切相关。目前,大多数医院都设立了孕妇学校或其他产前教育课程和其他措施,以帮助孕妇做好身体和心理准备,增强她们对分娩的信心。然而,这些学校或培训课程的形式和内容各不相同,实际效果也参差不齐。本研究采用小班互动分娩教育支持和干预妊娠晚期,旨在评估其对妊娠和分娩期间认知行为和分娩结局的影响。报告如下。

[2]

1.2方法观察组50名孕妇参加了妊娠晚期孕妇学校开设的新“简易分娩”专题学习课程,对照组52名孕妇未参加培训专题学习课程,但接受了常规产前检查和护理。

1.2.1产前教育方法
观察组在妊娠晚期同时定期进行常规产前检查和互动式分娩课程:安排产房的高级助产士每周授课一次,课程分小班授课,每班约10人。鼓励孕妇及其家人一起参与研究。课程内容由浅入深,结合各种生动的图片和幻灯片模型,组织孕妇及其家人提问和讨论,开展劳动呼吸法培训,进行有效的互动交流。学习内容主要包括分娩相关知识,如医院分娩时间、医院用品的准备、产房环境的布置、陪伴分娩的介绍、孕妇的心理调整、孕妇的饮食、分娩先兆、分娩三阶段的注意事项、分娩期间的互动协作、呼吸方法的指导、精神预防疼痛缓解方法、产后自我护理、硬膜外无痛分娩的说明、未来父亲的工作指导、新生儿护理方法。对照组孕妇接受常规产前检查和孕期指导。

1.2.2分娩期间的护理
产房助产士对所有孕妇进行常规入院教育,包括入院通知、分娩准备、饮食指导、活动指导和分娩镇痛方法的介绍。产妇即将分娩后,当子宫开口为2厘米宽时,她可以申请“导乐”(doula)和家人陪她一路分娩,并安排在家庭专用产房分娩。安排受过专业训练的“导乐”助产护士,为她们提供一对一的心理、生理和精神支持及护理,如密切关注产程,及时检查子宫口,触摸按摩,指导分娩呼吸,鼓励家庭成员互动参与,直至分娩后2h。

1.2.3评价方法
1.2.3.1评价工具
本研究的问卷调查采用分娩知识问卷、分娩态度问卷和产时应对行为问卷对所有孕妇和产妇进行调查。评估工具由我们自己设计,参考现有文献、咨询专家并结合研究者的临床经验进行设计。三份问卷的内容效度CVI值分别为0.89、0.88和0.87,内部一致性Cronbach \'sα分别为0.88、0.90和0.88。
(1)分娩知识问卷:共5项,包括:基础知识、住院分娩时间、生理认知、心理认知和知识来源等。总共包括19个项目。正确答案得1分。回答不正确或回答“我不知道”的人不会被评分。总分是0到19分。得分高低,代表孕妇掌握分娩知识的程度。
(2)分娩态度问卷:分析和评价孕妇对分娩的态度,具体包括:对自然分娩和分娩疼痛的看法和信心,对无痛分娩的偏好,对导乐陪伴的看法,对剖宫产的看法等。Likert 5共对12个项目评分。从“非常同意”到“非常不同意”的分数也从5分降到1分。其中,问题4-8得分相反,总分为12-60分。分数越高,孕妇越容易自然阴道分娩。
(3)产时应对行为问卷:定义分娩期间孕妇和产妇的应对行为状况,具体包括:对产房周围环境的适应、分娩期间的活动、分娩疼痛表现、疼痛缓解技能、分娩期间的协调过程、对家庭成员陪伴支持的反应以及对“导乐”助产的反应等。总共有12个项目。问题1、6、10、11和12使用三级评分方法交替和反向评分。根据产时应对行为的应用频率,回答为“频繁”3分,“偶然”3分,总分12-36分越高,产妇应对行为越积极有效。

1.2.3.2观察指标[/BR/]观察分析两组孕妇的分娩方式、妊娠分娩次数、新生儿阿普加评分、产后2h出血量、满意度(非常满意、一般满意、不满意)等相关指标。()

1.2.3.3数据收集方法
观察组孕妇在培训前填写两份知识和态度问卷,分娩后填写上述三份问卷。对照组孕妇分别在妊娠晚期产前检查和产后填写问卷。研究人员在孕妇填写问卷前详细解释了问卷的要求。孕妇完全理解后,他们自行填写问卷,并当场收回问卷。回收率为100%,问卷有效率为100%。通过检查孕妇的相关病史、劳动登记手册、电子信息等相关信息,收集各种观察指标。

1.2.4数据的统计处理使用
SPSS 13.5软件分析该组数据。数据以百分比和平均值的形式表示,并进行t检验和χ2检验。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

结果
2.1干预后两组产妇的劳动知识和态度得分及分娩时应对行为比较
干预前观察组50名孕妇的劳动知识和劳动态度平均得分分别为13.9±2.38和34.5±3.37;对照组52名孕妇和产妇干预前的平均得分分别为13.6±2.21和34.3±3.17。干预前两组分娩知识和态度得分无显著性差异(P > 0.05),无统计学意义。干预后,观察组分娩知识和分娩态度得分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或P < 0.01)。观察组的应对行为得分也明显高于对照组(p < 0.05),具有统计学意义。见表1。

2.2两组分娩结局比较
观察组自然分娩病例数明显高于对照组,而剖宫产和产钳分娩病例数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观察组产后2h出血量少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0.05)。见表2。()

2.3两组孕妇满意度比较
在观察组的所有孕妇中,45例(90.0%)认为妊娠干预非常满意,4例(8.0%)认为她们感觉正常,1例(2.0%)认为她们不满意。对照组孕妇中,24例(46.2%)对妊娠干预感到满意,16例(30.8%)感到正常,12例(23.1%)感到不满意。

表1干预后两组分娩知识、态度和分娩应对行为的比较结果(点数,x s病例数)
组分娩知识、分娩态度、分娩应对行为
观察组50 18.3 1.137.5 3.5 27.7 3.9
对照组52 14.5 2.3 35.6 3.4 25.8 3.9
t值10.952.872 两组产后2h出血及新生儿阿普加评分(例)
本组病例数为产后2h出血,新生儿阿普加评分
产钳剖宫产(ml,X s) 8 ~ 10 < 8
观察组50 35 6 9 176.9 57.8 48 2
对照组52 23 9 20 223.2 76.4 49 3
χ 2 (t)值7.711; * *代表t值

3讨论
3.1孕期支持干预可以增加分娩知识,改善她们在分娩过程中的态度和应对行为
本研究表明,两组孕妇在接受孕期培训干预前的分娩知识和分娩态度评价得分无显著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然而,实施妊娠分娩教育后,观察组孕妇的分娩知识、分娩态度和应对行为得分显著高于对照组。这表明,孕期干预支持项目产前教育确实提高了孕妇的分娩知识,使她们能够正确评价自然分娩,改善了分娩过程中的应对行为,使孕妇对妊娠和分娩过程有了积极的体验,也提高了她们对干预支持的满意度。怀孕和分娩的知识、技能和经验是否获得与孕妇和产妇的自信心密切相关,孕妇和产妇的自信心与自我效能有一定的相关性[4]。研究表明,孕妇和产妇的自我控制能力越低,焦虑的比例越高,二者之间存在负相关。交付过程中有效的自我控制过程可以提高交付体验的满意度[5】。积极参与妊娠支持干预的孕妇和产妇可以将课程中学到的技能应用到分娩时,从而对分娩过程更加满意。因此,支持妊娠晚期分娩学习可以提高孕妇在认知、情感和技能掌握方面的有效性,从而增强孕妇在分娩过程中的应对能力,这得到了张颖等人[6]的研究结果的支持。

3.2分娩教育可以提高自然分娩的孕妇比例
本研究结果表明,在妊娠晚期接受分娩干预计划的孕妇的自然分娩率明显高于仅接受常规分娩检查的对照组。在干预支持方面,经验丰富的助产士采取小班制的形式,与孕妇建立良好的互信,帮助她们消除对自然分娩的恐惧和焦虑,增强自然分娩的自信心,为孕妇和产妇自然分娩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并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社会因素”所指的剖腹产数量。梅迪扎德和其他[7]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在发展中国家实施产前教育可以带来巨大的好处,主要体现在剖宫产率的降低和异常分娩数量的减少。本研究中,观察组自然分娩的病例数明显高于对照组,而剖宫产和产钳分娩的病例数明显低于对照组。
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产后出血量明显低于对照组。这是因为观察组的孕妇在了解孕期分娩知识后,增强了对自然分娩的理解,改善了随妊娠进展而增加的焦虑,使孕妇能够在认知、心理和情感方面不断做出积极的调整。孕妇宫缩乏力是产后出血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外,孕妇高度紧张,极其害怕分娩过程,不熟悉分娩环境,尤其是对阴道分娩缺乏自信等。,这很容易导致产后出血,由子宫收缩乏力引起的[8]。一些研究者认为分娩教育是减轻孕妇焦虑和痛苦的方法之一。有必要向孕妇传授必要的分娩相关知识,以便孕妇能够期待分娩过程[9】。此外,本研究中两组新生儿的Apgar评分并无显著差异,也无统计学意义,这表明分娩结局的某些变量并非完全由孕妇控制,也不由专业人员提供的干预支持决定。妊娠教育中的支持性干预可以改善分娩结局,减少分娩并发症。

3.3在妊娠干预中采取小班互动分娩教育的形式是有效的
近年来,西方国家的产前支持和教育方案已被广泛推广为孕妇的常规教育之一,也被认为是孕妇获取产妇信息的主要途径之一,这可以有效促进孕妇分娩前、分娩中和分娩后的健康[9]。产前教育在我国起步较晚,至今尚未完全普及,但已在临床实践中得到有效应用。考虑到孕产妇及其家庭的多层次需求,本研究采用小班制开展分娩教育课程,在妊娠晚期实施干预支持,消除大班制教学过程中缺乏互动的缺陷,强调主动教学,倡导提问,重视分娩技能和产妇角色的相关培训,确保教学过程直观互动,有效建立孕产妇和助产士之间的互信关系。此外,孕妇的支持建立了良好的沟通环境和经验分享平台。此外,孕妇的配偶也可以参加培训和学习,这有利于培养新父母之间的和谐行为[10】。社会和信息支持可以加快孕妇和产妇向母亲角色的转变,并使新生儿母亲在照顾新生儿方面建立自信。当代对新父母角色的压力非常大。社会应为年轻父母提供角色应对的培训或学习条件。在这种情况下,产前分娩教育应该是孕妇和产妇获得有效社会支持资源的主要途径之一。总之,分娩教育只是孕期分阶段管理的支持性干预方法之一。它主要侧重于解释交付知识、交付技巧和心理指导。然而,如何在整个围产期为孕产妇提供持续的护理和护理,如何在生理、心理和社会文化等诸多方面逐步扩大服务对象的覆盖面,是我们今后需要大力解决的问题。

引用
[1]贝克,汉弗莱斯J .住院前未产妇的预期、认知和劳动管理[J]。《助产妇女健康》,2006年,51(5):347-353。
[2]张武,叶怀英,陈德霖。分娩过程中的母亲焦虑和控制感:对中国首次怀孕妇女的研究[。助产学,2007,23(2):123-130。[
[3]基尔斯塔金,卡莫女士,小马查多液相色谱法,等.圣保罗[的剖腹产和产妇死亡率]。《妇产科生殖生物学》,2007,132(1):64-69。
[1 .瑞典妇女对剖腹产有多大影响?早期先占制中女性偏好的追踪研究[。助产学,2008,24 (1): 46-54。
[5]杨素珍谭于聪乡甘荣。产前健康教育与降低剖宫产率的关系[。现代护理,2007。4 (29): 49-50。
[6]王爱红张颖。[孕妇学校互动教学模式研究。中华护理杂志,2005,40 (7): 521-523。
[7] mehdizadeha,Roosta F,cha chians等.评估生育准备课程对母亲和新生儿健康的影响[]。《现代医学杂志》,2005,22 (1): 7-9。
[8]顾春怡,张铮,朱新礼,等.妊娠晚期干预支持对孕妇认知行为和分娩结局的影响[[]。中国护理杂志,2011,46 (6): 569-571。
[9]阿蒂塔-皮内多一号,帕斯-帕斯夸尔,格兰德斯,产前教育对西班牙分娩过程的益处[j]。nursres,2010,59 (3): 194-202。
[10]姜连群,梁文玉,陈凌影。对孕妇进行产前健康教育的效果观察[。家庭护士,2006,4 (10): 55-56。

摘要:目的分析和评价妊娠晚期干预支持对认知行为和分娩结局的影响。方法选取2010年1月至2011年9月在我院定期进行产前检查的106例初产妇,将所有孕妇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每组各53例。观察组孕妇参加了妊娠晚期孕妇学校开设的新的“简易分娩”专题学习课程,而对照组孕妇没有参加培训专题学习课程,而是接受了常规产前检查和护理。比较分析两组在认知行为、分娩方式、产后2h出血和新生儿Apgar评分方面的差异。结果两组分娩知识和态度得分无显著性差异(P > 0.05)。干预后,观察组分娩知识和分娩态度得分高于对照组,差异有显著性(P < 0.05或P < 0.01)。观察组的应对行为得分也明显高于对照组(p < 0.05),具有统计学意义。观察组自然分娩病例数显著高于对照组,剖宫产和产钳分娩病例数显著低于对照组,差异有显著性(P < 0.05)。分娩后2h观察组出血量少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0.05)。结论孕晚期干预支持能显著促进孕妇分娩时的认知行为,有助于改善分娩结局,提高孕妇及其家属的满意度,有效保护和支持自然阴道分娩,增强孕妇自然分娩的积极体验。

关键词:妊娠晚期干预支持;孕妇分娩时的认知行为;分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