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未分类 > 论文范文二战后日本经济分析

论文范文二战后日本经济分析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日本,外交,经济
论文概述:

浅析战后日本经济由硕士论文中中心提供特别整理,二战后,由于日本政治 、军事外交的展开遭到国际社会和国际法的极大限制, 经济 外交就成为日本重返国际社会、占领国际市场以

论文正文:

战后,日本经济由硕士论文中心专门安排。美国学者塞缪尔·亨廷顿指出:“经济实力可能是实践中最重要的力量来源。在大国之间不太可能发生军事冲突的时期,经济实力将在决定国家的国际地位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经济外交是指为实现各种经济利益而通过经济手段停止的外交活动。作为一个战败国,日本不仅失去了开展军事外交的可能性,而且大大削弱了其政治能力。经济外交不仅被日本政府视为追求经济利益的手段,而且被用来弥补其政治军事外交的缺失,即追求政治和平目的,从而使整个战后日本外交呈现出经济外交的特征。

一、日本经济外交的演变

为了占领国外市场,改善国际形象,满足一个政治大国的要求,日本大力开展经济外交。它的演变经历了以下四个阶段。

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初:经济外交的构成与发展时期

“经济外交”的概念是纪天茂在1952年第四届内阁成立时的施政报告中首次提出的。他指出:“政府准备停止一系列经济外交工作,如缔结贸易和航行条约、贸易协定等。,促进对外贸易的发展。”1954年,日本参加了科伦坡计划,并开始了从受援国向捐助国转变的进程。1957年,日本政府发行了第一本外交蓝皮书,“经济外交”的概念首次出现在政府的官方外交文件中。此后,历届日本政府都大力推行经济外交,追求国民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消除侵略战争的后果,以便日本能够尽快重返国际社会。20世纪60年代,日本经济发展迅速,国民生产总值先后超过英国、法国和德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西方经济强国。日本对外援的意愿和愿望也大大增加了。日本越来越积极地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政府发展援助,希望扩大经济实力范围,确保海外资源的稳定供应,为本国经济发展创造有利的外部条件。

从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初:经济外交进一步发展和转变的时期

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随着美国外交政策的调整,美苏关系相对缓和,国际政治环境发生了有利于日本的变化。此时,日本政府对大国的渴望逐渐高涨,经济外交开始更多地考虑政治和平的因素,非经济战略尝试也变得越来越明显。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阿拉伯产油国利用“石油武器”对美国和日本等亲以色列的西方国家实施禁运,对严重依赖中东石油的日本经济造成沉重打击,在日本引发经济混乱、社会动荡和民族恐慌。为了确保日本的石油供应,日本停止了对其中东政策的重大调整,并发布了“新中东政策”(New Medium Policy),这导致了日本在该地区的经济外交。1973年12月10日,日本政府紧急派遣副首相三木武夫访问八个中东国家,宣讲日本的“新中东政策”,并带来总额30亿美元的援助计划,从而提高了中东石油在日本经济外交中的地位。与此同时,日本政府不得不反思过去对美国的过度依赖,重新强调外交战略的多元化发展方向。因此,日本的“新中东政策”可以被视为日本经济外交从真正的经济行为转向具有政治和战略意图的全面外交政策行为的转折点。

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经济外交逐渐政治化。

20世纪80年代,随着经济实力的迅速增强,日本政府越来越不满意其作为“伟大的经济人和政治侏儒”的国际地位,迫切要求改变现状,声称要成为“国际国家”,并在国际社会中发挥与其经济实力相称的政治作用。1983年,中曾根康弘公开提出成为“政治大国”的口号。后来,日本政府改变了在国际活动中的低调形象,积极宣传其大国政策。1983年1月,中曾根康弘在访美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强调,“日本和美国都有在全世界范围内稳定整个外国地区的战争和繁荣的义务”。为了在全球范围内实现与美国的平等,日本政府特别重视通过经济外交实现其成为政治大国的梦想,外国战略援助也大幅增加。日本1980年的外交蓝皮书声称,外国经济援助是“确保广义安全所必需的”,是为其政治权力铺平道路的“资金”。此后,日本大大扩大了对外经济援助的范围。当西方国家普遍陷入“援助疲劳”时,日本从1991年到1995年连续五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对外援助国,并占领了世界上最大的对外援助国。

自冷战结束以来,经济外交日益政治化,其功能已被政治外交所取代。

冷战的结束和国际环境的变化给日本外交带来了新的课题,包括经济外交,也为日本政治大国的要求带来了新的机遇。此时,日本经济泡沫破灭,经济实力和影响力相对下降,对外经济外交能力大大削弱。因此,日本政府越来越重视政治外交的作用,希望通过政治外交来追求其国家利益的最大化,进而弥补其经济地位下降造成的外交地位下降。经济外交在日本战后外交中的重要地位和核心作用正开始被强大而积极的政治外交所取代。其对外经济援助的政治目的越来越明显,并开始关注受援国的民主化、人权、军事支出和武器进出口。其中,外援四项标准的制定标志着日本经济外交的政治化,日益成为日本开展政治外交的重要工具。

二.日本经济外交的成就

战后,日本的经济外交在经济、政治和文化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

从经济角度来看,我们获得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日本通过对外援助、贸易和投资促进经济外交,成功地使经济外交成为其外向型经济的基石。战后,日本通过战争补偿占领了东南亚产品市场。日本对东南亚国家的出口在1955年为384亿日元,1961年实施战争赔偿后飙升至1032亿日元,这显示了赔偿的有效性。薪酬在实践中为日本产品,特别是时尚、缺乏国际竞争力的机械产品提供出口补贴,为日本开拓东南亚市场做出了巨大成绩。随着日本成为世界经济强国,它向外国提供了广泛的政府发展援助。在附上接受国购买日本产品的请求后,再加上大量的广告宣传活动,不仅有一批企业成功走向世界,成为强大的跨国企业集团,而且“日本制造”(Made in Japan)以高端和高品质享誉全球。例如,在20世纪80年代,日元贷款为日本汽车和电子产品主宰中国市场铺平了道路。正如流行的广告口号“有路就有丰田”,这条“路”是用日本的援助贷款建造的。自20世纪90年代初经济泡沫破灭以来,经济外交为延缓经济衰退和完成经济早期复苏创造了良好的氛围,推动日本经济走出低谷,重回增长轨道。

从政治角度来看,它加速了日本的政治权力进程

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日本通过补偿外交与东南亚国家建立外交关系。此后,日本向重返亚洲政治舞台迈出了重要一步,并在一定程度上处理了一些亚洲国家的历史问题。它在向世界展示一个新的战争主义日本、消除日本战前对世界的印象以及促进日本重返国际社会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从20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经济高度发达的时候,实力迅速增强的日本加大了对外经济援助。外国援助的范围也在不断扩大,这使得日本作为一个繁荣国家的“富裕而喜欢战争”的形象不受欢迎。20世纪80年代,经过经济外交和加强经济援助的政治任务,日本成功展示了对国际社会的奉献精神,使许多发展中国家认为日本是一个“充满爱心”的繁荣国家,应该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发挥更大的作用,从而为国际社会承担日本成为一个政治大国的负担奠定了良好的基础。20世纪90年代,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后,强劲的经济外交使日本从“为国际社会做出贡献”阶段过渡到在国际社会中具有一定影响力和强大软实力的“政治力量”阶段,部分完成了外交和战略尝试。

从文化角度来看,它扩大了文化影响力,促进了文化产业的发展。

日本通过经济外交向世界提供了大量文化援助,促进了与世界其他国家的文化交流,扩大了日本的文化影响力,提升了国家形象。日本政府认为推广日语是向世界传播日本文化、让世界了解日本的重要手段。其结果是,由于对日本海外教育的投资,出国留学日本的人数激增。据统计,日本留学生人数从1990年的98万上升到1998年的209万。日本学生数量的激增极大地促进了日本文化在世界上的传播,并扩大了其在世界上的文化影响力。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日本文化不仅增强了日本的软实力,而且极大地促进了日本文化产业的发展,使其在国际市场上处于无足轻重的地位。例如,日本动画片不仅在中国很畅销,而且在亚洲、欧洲和美国的其他地方也有广泛的观众。根据日本贸易复苏协会(Trade Recovery Association)公布的数据,2003年,日本动画电影及相关产品销往美国的总收入为4359亿美元,是日本钢铁出口美国总收入的四倍。

三、日本经济外交的制约因素

尽管日本的经济外交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其发展也受到许多因素的制约,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错误的历史观”导致了经济外交中缺乏基本的信任和沟通。

日本侵略战争造成的“历史问题”已成为日本进一步发展与邻国关系的巨大障碍。历史问题能否得到解决,以及会以何种方式影响日本与受害国关系的方向。在日本,由于战后意识形态领域没有对侵略战争进行完整的总结和反思,现代战争、民族和历史的概念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改革。许多人对正义战争和不正义战争的区别有模糊的理解,认为战争只分为“成功战争”和“失败战争”。这也是日本试图否认“东京审判”的依据。到目前为止,日本仍有一些人认为日本发动侵略亚洲的战争是为了了解亚洲已经解放,战犯只是因为日本被打败而受到惩罚。\"如果日本被打败,那些甲级战犯就是英雄.\"一些日本人看待历史的错误态度不仅让受影响国家的人民无法忍受,而且违背了普遍接受的历史观和人类价值观。它遭到了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强烈反对,尤其是东亚邻国。日本的经济外交一直未能克服二战入侵给亚洲人民留下的阴影,也难以克服其演讲中的历史问题。由于经济外交从来不是孤立的,它与国家的外交政策方向密切相关。近年来,日本首相多次参拜靖国神社,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经济外交的作用。

强烈的经济和政治动机严重影响了经济外交的效果。

日本的经济外交往往伴随着强烈的经济和政治动机,机会主义的企图非常明显。这不仅损害了受援国的经济利益和民族感情,而且大大降低了其经济外交的有效性。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日本通过战争补偿对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外交主要是为了通过补偿开拓新的出口市场,促进日本产业结构的提升,建立日本的海外原材料市场。日本赤裸裸的商业主义在东南亚国家引起了广泛的不满。1974年日本首相访问东盟五国期间,泰国和印度尼西亚尤其掀起了一场大规模的反日示威。日本表示,东南亚反日运动的主要原因是日本经济在20世纪60年代进入和离开东南亚的方式,这被东南亚人视为经济入侵。20世纪80年代,日本确立了从经济强国向政治强国转变的战略目标。在这一战略下,经济外交的政治影响越来越大。例如,对非洲国家援助的大幅增加显然意味着在加入国家安全和忽视常任理事国等问题上的政治支持。1990年代,日本不仅加强了关于如何加强经济外交作用的讨论,而且将这一新想法付诸实践,其突出表现是在援助中引入了政治原则,积极使用制裁中止和减少援助,以及政治外交、和平政策和对外援助之间的联系,及其在南北对话和处理全球问题中的主导作用。对中国官方发展援助的政治化是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例子。随着中日实力的消长和两国间的战略矛盾,日本认为中国的发展对日本构成了威胁。日本政府试图利用官方发展援助遏制中国,并对中国实行“软遏制”。自2000年以来,日本大幅减少了对中国的官方发展援助,并对每年的项目采取了一年办法。日本不时采取行动将所谓的“中国讹诈理论”与对华官方发展援助联系起来,极大地影响了中日关系的未来方向,严重削弱了日本多年来对华经济外交的成就。

3.经济外交受到政治外交的强烈制约

在外交理论上,经济外交和政治外交相互作用、相互协调,共同服务于国家利益的实现。日本的外交反映了两者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经济外交为政治外交服务”是日本既定的外交基本准则。目前,日本实行单边外交政策,将日美关系放在首位。“日美基本轴心”使日本的经济外交从属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和平战略,将“日美利益”置于其他国家的利益之上,造成亚太地区的和平困境和力量失衡,不利于亚洲地区的战争和稳定。这种“近乎超级大国”的外交当然是有益的,但它的不对称也削弱了日本的外交独立。尽管日本声称日美同盟与国际和谐共存,但当两者发生冲突时,日本往往追随美国,为了配合美国的全球战略,往往牺牲自己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引起国际社会的普遍反感。日美同盟极大地限制了日本在国际舞台上的经济外交范围,也极大地降低了经济外交的有效性。

四、日本开展经济外交的新意图

自战争以来,经济外交一直是日本扩大国家影响力的有力手段。进入新世纪后,日本更加注重通过经济外交服务于“政治权力”的假象。从日本政府最近的外交思想来看,其经济外交将朝着以下方向进行。

首先,经济外交的政治尝试将变得更加明显。经济外交的应用根据其功能的结果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是有利于经济交流与合作的策略选择,包括经济援助、经济谈判和多边国际经济协调;另一种是不利于经济交流与合作的手腕选择,如经济制裁和经济封锁。日本将改变以前单纯依靠前一手腕的做法,并将更多地利用后一手腕来实现其政治目标。此外,日本将更加关注经济外交的政治效应,并试图与中国争夺亚洲的主导地位。近年来,中国与东盟关系的迅速发展对日本产生了巨大影响。日本已逐步加大对东盟国家的外交努力。小泉2002年访问东南亚时,甚至提出了“东亚共同体”的设想,强调日本和东盟应该加强在世界上的合作。同年10月,日本提议首先与东盟和韩国缔结自由贸易协定,强调其目标是“提高政治代表性和扩大政治影响力”未来,日本的经济外交肯定会包含更多的政治含义,并有助于实现其政治权力的幻想。

其次,它将停止政府发展援助的战略调整,以便更好地服务于日本的国家利益。冷战结束后,两极格局的崩溃和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将国家利益的重心转移到攫取市场资源上,国家利益的经济利益上升。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日本在国外拥有普遍的经济利益。尽管上世纪90年代中期日本经济泡沫的破灭导致日本政府不时减少外援总额,但根据日本前外相川口顺子(yoriko Kawaguchi)2003年披露的数据,日本在前六年削减了约27%的政府发展援助预算。。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日本政府忽视了经济外交的作用。相反,日本政府将更加重视经济外交的有效性,并强调进步援助的质量。未来,日本经济外交的重点将转移到能源领域,并将加强对中东、拉美、中亚和非洲产油区国家的经济外交,以确保日本的能源安全。此外,为了保障日本海上石油路线的安全,日本肯定会增加对东南亚国家的援助。这一举措不仅可以降低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还可以护卫日本的“海上生命线”,这具有很强的战略意义。值得注意的是,日本近年来大幅减少了对中国的发展援助,而对同样是发展中大国的印度的援助却大幅增加,这显示了日本对外援助的神秘。

第三,在巩固其在亚洲地位的同时,日本的经济外交将向世界扩张,开辟新的外交服务领域空。苏联和东欧剧变后,日本政府认为:“东欧国家、蒙古、越南等原本属于东欧阵营的国家转向经济市场化和政治民主化的努力的成败,是一个将对国际社会未来的战争与和平产生巨大影响的问题。包括中国在内的繁荣国家不能掉以轻心。因此,在官方发展援助积极支持上述国家在经济市场化和政治民主化方面的努力之后,它已成为一项重要任务。”为此,日本已将东欧和中亚的五个国家列为受援国,并开始提供官方发展援助。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日本正逐步将非洲作为一个世界政治大国纳入其全球外交框架。它希望利用非洲国家加入与国家安全相结合的常任理事国行列,并借此机会扩大日本在非洲的市场份额,购买日本的价值观和发展形式。为此,日本增加了对非洲的援助,非洲在日本对外援助总额中的份额也大幅增加。1986年,日本成为五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最大捐助国。1990年,日本是三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最大捐助国,四个国家的第二大捐助国,另外七个国家的第三大捐助国。目前,日本已成为许多非洲国家中最大的官方发展援助国。日本的官方发展援助约占该地区所有官方发展援助的10%,仅次于日本对亚洲国家和地区的援助。

展望未来,日本一定会进一步加大对经济外交的投入,使其在日本整体外交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然而,只有历史问题仍然是一个外交伤疤,只有日本不清楚1945年的意义,日本的任何政治管理理念不太可能在国外被接受,其经济和外交政策也不会收到预期的效果。因此,日本只有妥善处理历史问题,澄清历史观,才能有助于改善其国际形象,与邻国建立信任关系。人才真正融入亚洲,并被国际社会所接受。

二战后,由于日本政治军事外交的发展受到国际社会和国际法的极大限制,经济外交成为日本回归国际社会、占领国际市场、追求政治大国地位的重要途径。日本通过实施政府发展援助等措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就。然而,在强烈的经济动机和政治色彩的影响下,在日美基本轴心和相关政策的约束下,日本的经济外交并没有完全达到战后预期的效果。欲下载更多日本经济论文,请联系经济论文版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