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未分类 > 论文范文影响德国经济发展的因素分析

论文范文影响德国经济发展的因素分析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德国,发展,银行
论文概述:

浅析德国经济发展的影响要素由硕士论文中中心提供特别整理,文章剖析了德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些特性,指出德国经济发展的生机在于它依据本人的传统和国情停止了经济消费

论文正文:

硕士论文中心对影响德国经济发展特殊安排的因素进行了分析。现代德国是欧洲最重要的国家,两次给世界带来战争灾难。虽然德国的发展模式在政治上失败了,但学者们普遍对德国保持其独特经济活力的能力持值得称道的态度。德国在基础理论、重工业、化学、精密仪器和军事武器制造方面的成就给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么,不管体制如何,德国人为什么能保持经济活力几个世纪?笔者根据自己的讨论,分析了影响德国经济发展的以下因素,为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一些有用的资料。

首先,以农业为基础的发展

工业化之前,德国以农业为主导,处于统一状态——坚持德国统一是英法等大国外交政策的主要目的。德国的统一确实在阻碍德国经济发展方面发挥了非常不利的作用,但这一作用在德国统一后已转化为推动工业化的巨大动力。德国社会要求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所有努力迅速占据了德国的政治舞台。大约在1850年,它的资本投资率估计只有5%,从1850年到1860年增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9%,在1970年代是12.5%。

然而,与英国相比,德国并没有为工业发展牺牲农业。一旦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开始威胁到作为德国农业基础的粮食市场及其农产品,德国政府将使用关税和其他措施来停止对农业的援助。虽然这种维护只是因为价格导致城市居民生活费用上涨才得以应用,但它使德国农业在快速工业化时期受益于农业发展的恢复并稳步发展。从德意志帝国建立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的谷物和马铃薯产量几乎翻了一番。产量的增加部分是由于耕作面积空的增加,但主要是单位面积产量增加的结果。据统计,1878-1879年的产量不再能与1901-1910年的平均年产量相比。平均每公顷小麦产量从1.35吨增加到1.86吨,黑麦从1.06吨增加到1.63吨,马铃薯从7.11吨增加到13.51吨。

尽管农业部门不时吸收新技术来促进农业部门的现代化,但农村人口流失问题仍在工业化进程中出现。像其他工业化社会一样,农村生活逐渐失去了吸引力。分离土地的大规模外流已经开始。城市人口的自然增长率不时提高。这种变化的原因很简单:这个城市需要劳动力,工资也在不断提高。人们自然渴望城市里有一个幸福的生活环境。当然,西方学者尚未能够获得非常准确的数据,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德意志帝国建立以来,工业和农业已经在德国经济生活中交换了各自的相对地位——工业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主导部门,而农业日益成为国民经济中的小伙伴。

在这个过程中,容克的大部分人把他的土地作为自己的财富,并不时地扩大它。然而,他们不再把土地租给农民,而是雇佣自由劳动力去工作。这使得应用许多新技术成为可能。这些技术的应用极大地提高了德国农产品的产量。从1820年到1875年,小麦和黑麦的产量翻了一番。

德国工业中的传统行会很强大,真正的职业自由直到1869年才开始出现。然而,德国传统行会和工匠的地位没有被取代。结果,德国经济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另一个特点,即“二元经济”的特点。即使在1870年,工匠与工业熟练工人的比例仍然是1比1。

因此,德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农村没有受到英国圈地运动的冲击。农业人口逐渐分离土地,参与城市就业。同时,城市的产业结构也非常复杂,没有单一的现代工业经济。这种各种产业逐渐演变和共存的现象保留了大量的封建剩余,但在过渡时期保持了社会的基本稳定,这有利于德国人民将他们传统的精确风格融入新的产业。
2、铁路建设带动的工业化进程

德国现代工业的基础逐渐形成后,从19世纪中期开始,出现了许多大公司,它们是德国现代工业的象征。虽然德国的大公司形成速度极快,但它们的形成过程与英国、比利时等国没有什么不同。起初,这一切都是从纺织行业开始的。由于大量劳动力的就业,毛纺织工业逐渐采取了现代化的形式。然而,它对整个经济结构的转变影响不大,主要是因为棉纺织业和丝织业在机械化过程中取得了最大的胜利。虽然手工业落后了,但直到20世纪80年代,它才被迅速崛起的大公司所取代。

与英国相比,德国的经济起点非常不同。英国农村劳动力的解放与农业消费力的增长和消费率的提高不谋而合,并为工业化所需的市场获取力做好了准备。但是,由于德国农业技术落后,农业消费率没有提高,因此农村群众的购买力也没有相应提高。因此,与英国相比,德国工业化的驱动力来自完全不同的方向,即铁路建设,即工业本身。由于德国关税同盟已经将德国大部分地区合并成一个统一的销售区,它鼓励国有和私营企业主停止必要的投资,发展这一地区的交通运输,并将其统一起来。只有这样,它才能真正成为一个资本雄厚的现代经济区。1841年,德国著名经济学家李斯特在反复强调良好的交通网络对一个国家繁荣的重要性后写道:“关税同盟和铁路系统是双胞胎,同时出生...拥有相同的身体和理解,他们互相支持。”“廉价、快速、可靠和定期的客货运输是将国家财富和文化推向世界各个角落的最强大杠杆之一。”像这位学者一样,鲁尔企业家哈尔科特(Halcott)也认为,铁路是一个国家财富的源泉,是为了整体利益而团结身体抑制某些利益的先驱。铁路的建立确实是工业化的真正有效的发起者。1835年7月7日,德国开通了第一条客运铁路。1850年,德国有6000公里的铁路。

德国工业化的大跃进始于1840-1850年铁路网的建设和鲁尔区巨大矿藏的发现。铁路的建设带动了钢铁工业、煤矿工业和机械工业。德国的煤矿从1820年的130万吨增加到1850年的510万吨,再增加到1913年的190万吨,褐煤87万吨,几乎占欧洲大陆煤炭总产量的三分之二。生铁产量在1826年超过10万吨,1867年超过100万吨,1913年超过1300万吨。钢产量从1870年的1.26亿吨增加到1913年的1760万吨。消费者组织规模大、现代化、高效。例如,1900年,至少24个鲁尔煤矿的年产量超过50万吨。1902年,德国每个钢铁厂的平均产量是75,000吨,而英国只有40,000吨。

铁路是德国发展得比法国快的一个部门,这种发展始于德国统一之前。因此,德国铁路的特点是许多小中心,而不是像法国那样有统一的国家计划和基础。

德国的这一特点实际上已经成为其经济发展的一个非常有利的因素。由于铁路的完整性是为了经济目的而发展起来的,它随着国家的需要而迅速发展。政府计划修建铁路,私营部门也停止投资。两者的联合投资加快了德国铁路建设的速度。德国铁路的大规模建设始于19世纪40年代,经历了约30年的高速发展。这条铁路的发展对德国工业反应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德国工业反应...似乎跟随着铁路作为主导部门的不平衡发展”1851-1854年铁路投资占全国净投资的比例为11.9%,1855-1859年为19.7%,1875-1879年达到25.9%的峰值。起初,对钢铁和机械的巨大需求超过了德国的消费能力,不得不从英国和比利时进口。然而,随着德国铁路运输网络的形成,德国对钢铁和机械的消费能力也得到发展,这为未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从1860年起,德国作为铁路进口商的地位开始改变。从1860年到1865年,德国每年出口23,000吨钢,从1866年到1871年,增加到150,000吨。

通过银行贷款,德国铁路建设从未遭遇资金短缺。德国政府也在这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政府保证银行的投资收入不会被侵犯,利润较低的铁路将被修建。由于政府的参与,到1914年,德国政府已经控制了整个铁路网。

德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把重工业的发展放在非常突出的位置。与英国相比,重工业以采矿业为主导,采矿业始于洛林地区丰富的矿藏。尽管德国在采矿业没有赶上它的老对手英国,但它的发展速度与美国相同,因此在欧洲仍然很快。德国的煤炭产量从1871年至1875年间的年均3450万吨增加到1913年的1.915亿吨。同期,褐煤产量从970万吨增加到8750万吨,铁矿石产量增加到2870万吨。矿业的发展促进了钢铁工业的发展。1871年生铁产量估计为160万吨,1910年达到1480万吨。1900年,英国的生铁产量达到910万吨,超过德国的850万吨,德国的钢产量超过英国的600万吨,达到740万吨。1910年,德国的生铁产量为1310万吨,而钢铁产量为1300万吨,远远低于欧洲其他国家。

德国充分利用其在重工业发展方面的优势,在其他工业领域赶超了英国、法国等最早的工业国家。它的一些详细指标如下:1 .在很短的时间内,它建立了一个非常好的铁路系统,铁路长度从1870年的18887公里增加到1912年的60521公里;2、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商业贸易船队,其蒸汽动力船从1871年的8.1994亿吨增加到1913年的4308.34万吨,3、迅速扩大了其机械制造业,使德国在短时间内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机械出口国之一,军事工业在机械工业中的重要性也日益增加。1912年,克虏伯公司在埃森雇用了68300名工人。在同一时期,德国的电气和化学工业也取得了很大进步。从就业人口来看,这两个行业的工人总数不是很大,但由于其先进的技术和进一步发展的潜力,其重要性远远超过其在行业中的比例。

事实上,早在德意志帝国建立之前,一些重要的德国企业就开始发展了。1816年,德国最早的钢铁铸造厂之一克虏伯工厂因债务而关闭。在其创始人弗里德里希·克虏伯(Friedrich Krupp)于1818年恢复消费后,该公司被迫于1826年将工厂移交给他的儿子,但情况保持不变。幸运的是,德国关税同盟成立后,德国经济开始起步。1834年,由于铁路建设,克虏伯收到了第一批铸钢车轮的订单。结果,工厂出现了转机,真正的发展开始了。1831年,其工厂的工人只有11人,1849年增至683人,到19世纪中叶超过1700人。这时,克虏伯不仅供应车轮,还消耗火炮,其中一半以上供应给外国。

电气工业的发展与沃纳·冯·西门子和埃米尔·拉特纳诺的名字有关。西门子是一个聪明的创造者,他在1867年设计并制造了发电机,并将它们用于电气化铁路。拉特瑙与西门子合作,于1883年成立了德国爱迪生电气公司,并逐渐与西门子分离,成为独立的德国通用电气公司。这两家公司促进了德国电力工业的发展,具有很强的技术创新能力。

化学工业的开端不同于电气工业,因为德国长期以来形成了化学实验的传统。然而,化学工业的决定性发展是在德意志帝国时期完成的。许多化学工业后来被并入德国中央染料公司,并一直持续到今天。这家染料公司在德国化学工业中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在此期间,德国的染料、化学药品和其他化学产品也发展迅速。结合德国基础科学研究的实力,德国的化学产品享有国际声誉。
正是因为这些大公司的广泛发展,德国工业才能够在你身上迎头赶上,超过英国、法国等第一批国家。第三,如果银行和卡特尔没有充分考虑银行的作用,那么对德国工业化的任何考虑都是不完整的。可以说,德国工业的快速发展与德国银行业的共同制度有很大关系。与英国、美国和法国相比,德国的银行体系为德国的工业化提供了最强大、最成功的刺激。在德国,银行的含义不同于英国。在这里,银行是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和投资信托的结合体,这种结合只有在中央银行的支持下才能有效发挥作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代表性银行只将一小部分资金投资于政府债券,另一部分投资于商业票据。这些票据被德意志银行接受,因此被视为有效储蓄。然而,德国银行的大部分资金直接投资于工商企业,用于促进工业发展。工业的发展或资金的筹集必须被某一家银行阻止,从而逐渐形成一个国际财团。银行或财团以固定价格控制股票或债券的发行,并尽可能向公众出售。其结果是,银行通过其自身的权力保留了对工商公司股票和债券的所有潜在权利,使其能够直接干预工商的经营和管理。为了处理业务或为商人提供短期贷款和商业服务,德国自1835年以来逐渐呈现出相对集中的银行和金融体系,但在19世纪中期之前仍相对原始,私人银行很少,也缺乏规模更大的银行。改变这一局面的第一个决定性步骤是1846年普鲁士政府将柏林皇家银行转变为普鲁士银行,并授予其发行钞票的权利,这成为德国银行向现代方向发展的标志。德意志帝国建立时,它被转变成一个中央银行,其任务是维持新建立的金本位制。与英格兰银行不同,它有许多分支机构,并准备在遇到困难时帮助其他银行。作为回报,其他银行必须接受更先进的管理系统。然而,德国银行最大的特点是资金来源。由于政府的精心呵护,德国银行家主要依靠自己的资金而非储户存款,因此他们愿意停止长期工业投资,自己承担风险。这样,他们比英国和法国的银行家更有兴趣直接参与工业公司的管理。此类金融服务对整个快速扩张的行业具有特殊意义,尤其是在钢铁、煤矿、电力、机械和重化工等需要大量资本的行业。正是由于德国银行的这一特点,德国工业化的高增长率才得以保证。因此,银行业得以迅速发展,在国民经济发展过程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因此,纺织等被银行业忽视的行业的发展速度在很大程度上被扭曲了。银行自身的发展也呈现出集中化的趋势。1913年,德国银行业的发展基本上由四大银行控制。然而,大型银行的投资在社会发展中发挥着越来越有益的作用,例如建造住房。此外,各种历史文件证明,德国银行在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和积极的作用。这种贡献不仅在于它为重工业提供了大量的风险资本,还在于银行直接参与企业的管理和经营,从而提高了企业的效率。为了抵御市场风险,所有银行都必须有大量资本。然而,德国银行的大部分资金都是投资的,所以它们的大部分存款也来自它们投资的企业。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本流入工业,1850年前后出现了大量的私人银行,这些银行也由于德国工业的发展而迅速发展。由于这一特点,德国银行从一开始就不同于英美银行。它们不是作为商业信贷机构建立的,而是作为为工业提供资金的投资机构发展起来的。根据德国学者的见解,德国银行在1848年后对工业的投资显示出反动的一面。当时,这些私人银行家是资本市场的全能主人。1848年德国第一个现代银行集团的成立并非偶然。这种反动的工业投资思想显然受到了普鲁登斯思想的影响。他提议为工人的利益组织工业银行,其特点也可以在法国信贷银行中找到。由于这一特点,德国于1849年成为第一家矿业股份公司,银行和工业相结合发展工业。在此类活动中,银行并不总是提供所有贷款,许多资金也是由一些个人提供的。然而,银行将所有这些关系结合起来,使它们在工业发展中发挥持久的影响。随着德国工业的全面发展,银行几乎参与了每一个新领域的开发和发展活动,成为每一个行业发展前景的主要因素。银行的这一权利不仅来自于它在这些企业中持有的股份,也来自于它自己客户的支持。作为保险公司,本行享有公认的权利和影响力,积极参与行业决策,并任命自己的员工参与公司董事会。大量工业企业由银行职员经营,工业企业通过银行董事拥有自己的商业客户。克虏伯公司(Krupp Company)和威森公司(Wesson Company)等大型重工业企业原本是完整独立的,但逐渐变得越来越接近银行,一些大银行相互竞争,与这样的大公司建立密切联系。这种趋势后来发展起来,每个大银行都与至少一个大型重工业集团建立了密切联系。银企结合加速了银企在各自领域的集中,使得德国垄断财团的范围迅速超过了英国、法国等老牌国家。银行的合并加速了产业的集中。随着银行逐渐集中,越来越多的银行集中投资于少数有限的行业或多个行业,但它们在消费技术方面是相互关联的。这一趋势自然促成了垄断集团的形成。因此,银行利用其影响力加速德国工业组织的区域化和卡特尔的形成。德国也正在迅速成为企业和商业组织合并的中心国家。尽管许多小公司仍然存在并积极发展其业务,但德国对发展资本密集型重工业的重视,加上政府的支持,为新的大公司和卡特尔的发展提供了极其有利的环境。1870年,克虏伯等超大型公司曾控制德国的金属、矿产、武器和造船工业。这些行业巨大的资本需求鼓励德国投资银行从这些大公司中分离出来,以确保自己的利润。一些新发展的行业,如化学和电气行业,很快就被两三家企业控制了,因为它们得到了投资银行的支持。像西门子这样的大公司不仅在中国发展了许多小的分公司,而且在国外发展了许多分公司,成为国际垄断公司。由于其强大的资本实力和快速发展的前景,这些垄断集团不仅可以有效地控制市场需求,而且可以不顾市场实力自行设定某些产品的价格。在实践中,钢铁、煤炭和其他一些重要的工业资源和产品被德国乃至全世界的一些著名卡特尔所控制。它们的价格不是由市场决定的,而是由垄断公司决定的。这是一种全新的经济现象,消费在工业发展的第二梯队。这一现象的出现也使得英国传统的放任自流的经济发展战略成为过去。卡特尔是西方常见的垄断组织。与英国和美国不同,德国的这些垄断组织得到了德国政府的支持。在一些行业,卡特尔甚至已经成为生存的必要方式。1905年,大约有385个卡特尔。到1907年,他们已经控制了50%的钢铁、74%的煤炭和70%的纸张市场。20世纪后,德国卡特尔的趋势进一步加强。卡特尔的数量从1923-24年的1,500个增加到1930年的2,100个。这家法国公司在1926年后控制了化学工业。到1926年至1927年,四大钢铁消费者已经与钢铁厂重新团聚。1929年德意志银行和贴现俱乐部合并后,三家德国银行控制了几乎整个银行系统。1933年,德国政府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公司参与各自部门的卡特尔,从而使德国资本主义组织完全系统化。从纯粹的理论角度来看,可能认为竞争有利于提高效率,但德国的卡特尔化工业化证明,这种民族国家密集型竞争是其在国际竞争和经济增长方面最成功的组织,因为它可以考虑横向和纵向合理化措施。第四,政府和教育

学术界的传统观念是德国有一个高度干预主义的政府和一个积极主动的官僚体系。许多文件强调德国政府在工业发展过程中的积极作用,特别是普鲁士政府在工业化早期的作用。19世纪初,除了修建公路和运河之外,将英国技术引入该国的煤炭和冶金工业,访问英国,派遣外国技术人员到德国工作,以及政府主导的投资政策都发挥了非常好的作用。

但是在实践中,普鲁士政府只做了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那就是发展教育。德国是欧洲第一个引入义务教育制度的国家。它最初的目的是培养顺从和敬畏上帝的人,而不是经济高效的现代人。但有趣的是,由于脱离义务兵役,德国的普通人被训练成纪律严明,忠于职守,能够控制自己的技能。这种教育和军事的双重实践使德国人能够在时机成熟时迅速转变成掌握工业技能、组织能力强、效率高的工业工人。更有趣的是,德国大学对纯理论的深入研究起初只被视为德国书呆子气的表现,但在随后的进一步发展中,它被证明为“高科技”产业奠定了非常有利的基础,如德国的化学工业和电气工业。

一般来说,普鲁士君主一向重视教育,教育在培养合格士兵的初期并没有被扫除,但后来的发展却远远超出了这个范围。为了在国力上迅速超越西欧强国,腓特烈大帝强烈支持发展自己的科学技术,并把它作为国家的基础。这一行动在德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从现代的角度来看,德国科学的确是广泛而深刻的,但它本身是一种晚期产品。尽管德国的技术在15世纪领先于其他欧洲国家,但由于宗教战争,德国无法统一。其结果当然是德国科学技术正常发展的障碍,限制了科学家对科学单调的争论和对炼金术奇异的推理。

幸运的是,腓特烈大帝以独特的眼光预见了科学在未来国家发展中的作用,并以着眼于军队建立的态度在未来建立了德国科学。他的第一步是从法国引进大量的科学技术和科学家,并尽一切可能支持他的国家的科学技术实力。德国科学开始被视为一种宗教,受到中国人的重视,甚至崇拜。虽然其他国家的大学仍然轻视科学,但德国大学曾经允许科学独立发展,在自己的发展中,它们发明了许多有效的组织方法和手段,如实验室、研究型学生指导系统、研究所、研究所以及专业科技出版物的出版,所有这些都是由德国发起的。

德国科学在19世纪的巨大发展应归功于它与德国科学传统的接触和官方的赞赏,这是英国和法国所需要的。德国科学中最有利的一幕直到19世纪初才出现,正好赶上了国内工业反应的后期。1825年,德国卡尔斯鲁厄建立了第一所工程大学。后来,在达恩斯的泰特、慕尼黑、德累斯顿和斯图加特的新建工程大学,许多侧重于应用学科的技术人员接受了培训。与此同时,在古典大学里,经验实验的自然科学反对理想主义的自然哲学及其综合考试方法,也获得了令人兴奋的停顿。出生在莱茵河上的施万证明了动物和植物是由细胞组成的,而迈尔计算了热量的机械当量。亥姆霍兹曾在波恩、海德堡和柏林大学工作,成为生理光学和生理声学、声音和颜色感知的科学理论以及现代电学的先驱。物理学家柯克戈夫和化学家本森在海德堡共同创造了光谱分析方法,为自然科学的研究开辟了一条新的途径。博物学家孟德尔发现了植物的遗传规律,而化学教授尤斯图斯·冯·李比希用他的研究成果使德国化学学科蓬勃发展。他的农业化学彻底改变了土地的耕作方式,而前炮兵军官西门子发现了电学原理并创造了强电学项目,为工业化进程开辟了前所未有的广阔空间。

从德国科技教育的上述发展中,不难发现这样一个特点,即德国的基础科学和应用科学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发展。在英国,在实践中挑剔的实业家瞧不起只谈论理论的科学家,甚至美国实业家也在很大程度上这样做。德国实业家在普鲁士传统的影响下,非常重视这些科学家,并全力支持他们的工作。他们认为把钱给这些人使用永远不会浪费钱,因为他们从事人类最聪明的工作。即使它现在不会产生任何好处,它在未来肯定会有自己的价值。这一概念为德国科学注入了活力,使基础科学和应用科学都得到社会的同等尊重和足够的资金,并最终使科学成为公众崇拜的宗教。德国的许多年轻学者甚至拒绝终身结婚,以便投身于科学研究。因此,德国的科研团队以其高素质、稳定的梯队和高度的专业精神而闻名于世。尽管当代德国化学工业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灾难,但它仍然是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它过去的巨大发展有赖于工业界和新化学理论家的密切接触。当然,德国科学的发展也涉及国家利益。德国是第一个意识到科学在备战中的价值的国家。因此,科学有许多理由得到官方支持,但官方支持的方式与其说是分配大量资金,不如说是建立一个组织良好的基础科学和高技术教学体系。到1914年,德国从事科学研究的学生人数大大超过了世界上其他国家,至少在质量上与任何其他国家一样好,在某些方面甚至更好。此外,德国政府还鼓励将科学与重工业联系起来,这在目前曾经很普遍,但在100多年前却意义重大,因为当时大多数国家都没有注意到这样做的必要性及其对国内经济的重大意义。

德国注重科技和智力投资的政策最终显示出其优越性。当时,英国和法国已经完成了第一次技术反应,但第二次技术反应才刚刚开始。新旧技术的变革过程为德国直接应用第二次技术反应的新技术装备其经济部门提供了一个有利的机会,从而有可能超过不愿完全淘汰旧设备的老工业国家。

在德国决定国家命运的这一关头,它不仅向英国、法国等国派出了大量优秀的科技人才,考察和学习这些国家的先进技术,而且把情报和科技作为一个系统来发展。德国早在斯坦因改革时期就开始发展现代教育体系。1825年,普鲁士开始实施义务教育制度。教育被视为公民的基本义务。到19世纪60年代,普鲁士儿童的入学率已经达到97.5%,萨克森甚至达到100%。1881年,德国成年人的文盲率仅为2.36%,是当时欧美国家中最低的。此外,德国还加强了普通中学的科学知识教育,同时举办了各种形式的职业技术教育。工业革命初期,德国已经有相当数量的中等专业学校,如矿业学校、农业学校、商业学校等。在工业革命期间,德国各地建立了更多的职业学校和工人补习学校。1869年,德国北部联邦宪法规定工厂主必须让他们的工人进入工厂所在的任何补习学校。这些措施极大地提高了德国工人的素质。正因为如此,德国能够在工业反应早期成功吸收英国的先进技术,并在工业反应后期成功开拓新技术。到19世纪末,德国已经成为世界科技发展的中心。根据当时学者经过调查和讨论所作的比较,德国人在阅读、写作和计算技能、工人的工作技能、工程师的科学原理、应用和锻炼的分离以及高水平的科学理论和实践方面都领先于整个欧洲。

1903年,一位美国商业代理写道,“在德国的十年居住和研究让我明白,这个帝国最大的资本是她的智慧。”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德国工业的反动发展比英国、法国等国家更彻底、更深刻、更广泛、更丰富。从1871年到1913年,德国工业每年增长3.9%。到1913年,德国钢铁产量达到1676万吨,煤炭产量达到1761万吨,铁路里程达到63378公里。除了煤炭,德国在其他几个指标上远远超过英国,在新兴技术密集型产业上差距甚至更大。第五,理论创新的力量曹卫东认为,从德国现代化的历史进程来看,其特殊性是显而易见的。就其本质而言,德国的现代化与英法的不同主要在于它强调了文化传统在现代化进程中的重要性和民族文化认同对促进民族理解的紧迫性。在这一点上,我们只需要分析启蒙运动,这是现代化的开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它。换句话说,德国现代化和英法现代化之间的差异在各自的启蒙运动中得到了详细的体现。总之,英国的启蒙思想强调怀疑主义、科学的身体和方法、君主立宪和促进公民权利的政治要求、自由和顺从的经济要求,以及市场调节消费和消费的无形之手。法国启蒙思想的特点是对身体的强烈社会批判。它停止了对所有制度的无情批评,包括现有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教会制度等。,并要求彻底粉碎旧世界,建立一个新的世界。虽然英法启蒙运动在具体实践上有一定差异,但一个相对激进,另一个相对激进,他们的身体不同,都强调外部批评。另一方面,德国启蒙运动强调自我反思和内部批判,关注人作为个人和社区的存在价值。一般来说,现有的政治制度和社会机器都不是批评的对象。换句话说,德国启蒙运动的价值观不是个人或群体的政治身份,而是他们的文化身份、道德身份甚至宗教身份。这种内向的启蒙运动导致德国在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产生了大量世界级的思想家。从康德、费希特到黑格尔,这些大师在哲学和对自由概念的追求上都有自己的优势,但他们恢复了饱受战争和冲突折磨的德意志民族的自信心。虽然他们为自己的国民经济落后于英国、法国和其他国家感到难过,但他们也为自己的国家能够培养出世界级的大师而自豪,并为德国文化而自豪。在普鲁士政府的倡导下,他们发展了日耳曼民族优越的种族和文化心理,相信这样的民族迟早会超越其他民族,成为世界级的强国。在这些大师中,黑格尔对德国建立强大政府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做出了最大贡献。他认为“国家是伦理观念的理想”,“国家是绝对自由和自制的理性事物”,“因为国家是客观的主体,所以个人只有成为国家的一员才具有客观性、谬误性和伦理性”。也就是说,国家是人类历史进程中达到的最高地位。只有在这一类国家里,理性的人才能认识自己,获得充分的自由。个人只能在民族国家的范畴内享受广泛的生活,坚持自由理性的主体,所以个人应该感激服从国家的权威。虽然许多学者认为黑格尔的理论服务于普鲁士的专制制度,但黑格尔理论的真正主体是,在现代化的过程中,各民族并不在同一条线上,因此每个国家在处理现代化任务时的优先次序自然是不同的。在像德国这样的现代国家,人民只有在一个更强大的集体主义团体的指导下积极追求,才能完成现代化任务。政府与将经济发展的负担完全移交给个人毫无关系,而这在这个现代化的新兴国家肯定是不可行的。黑格尔之后另一位杰出的德国学者弗里德里希·李斯特为德国经济发展提供了更坚实的理论基础。他认为英美自由主义有一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在经济生活中,个人诚信与人身攻击有关,理想的情况是,人们并不直接与人身攻击有关,而是与个人形成的群体攻击有关。一个人是某个国家的一员,他的所有利益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国家的政治能力。因此,个人只能通过维护国家利益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其次,国家经济发展的基本目的是发展消费能力,甚至为了发展消费能力的长期国家利益而暂时牺牲眼前利益。“一个国家必须牺牲和放弃一定数量的物质财富,以便获得发展文化、技术和联合消费的力量。它必须牺牲一些眼前的利益来维护其未来的利益。”李斯特的视野是独一无二的。他正确地指出,经济发展是以民族国家为基本单位的发展,而不是以整个世界的发展为基础的。只有当一个国家根据自己的特点制定一个长期发展计划,你才有可能获得成功。德国在理论上的贡献为德国的经济腾飞提供了强大的推动力。德国人不是“摸着石头过河”,而是在过河的过程中逐渐建立了自己的理论体系。这一理论体系切入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将德国的民族传统与世界上最先进的发展理念相结合,并通过这一开创性的理论反过来指导其经济发展,给德国的发展提供一个共同的战略愿景。这一理论创新无疑在德国持久的经济活力中发挥了微不足道的作用。然而,从模拟开始的日本已经取得了惊人的成绩,但它仍然经常被嘲笑为“经济动物”。这也可以从一个方面证明,一个大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如果基本上没有创新能力,就不可能真正形成自己的学校。很难战胜世界经济发展的趋势。由于德国的经济腾飞是建立在真正的以科技为导向、以理论创新为中心的基础上,其经济发展速度不仅超过西欧其他国家,而且形成了注重基础、尊重理论、尊重科学、尊重人才的新传统。正是这种传统确保了德国经济具有独特的活力,并使德国在经济起飞后保持其世界级工业强国的地位。硕士论文——对德国经济发展影响因素的分析是由硕士论文的中心特别安排的。文章分析了德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些特点,指出德国经济发展的生命力在于它根据自身的传统和国情,停止了经济消费的制度创新和基础理论的创新,从而能够始终保持经济方面的活力。请联系经济论文版块获取更多日本经济论文的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