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未分类 > 论文范文德国经济发展缓慢的原因探析

论文范文德国经济发展缓慢的原因探析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德国,东德,经济
论文概述:

探求德国经济发展迟缓的缘由由硕士论文中中心提供特别整理,自1990年两德统一以来,德国 经济 疲软不振。究其缘由是德国经济不断背负着欧洲其它国度不曾有的繁重包袱,即德

论文正文:

德国经济发展缓慢的原因是由硕士论文的中心特别安排的。自1990年德国和德国统一以来,德国经济在经历了两年的经济繁荣后,自1990-1991年以来一直疲软乏力。正因为欧盟实施了经济一体化,欧元区实施了统一的货币政策,全世界的目光都更加关注欧盟和整个欧元区的经济形势,德国作为15个成员国之一,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引人注目了。实际上,德国过去10年的经济增长率仅为1.6%,是欧盟成员国中最低的,比其他成员国低1个百分点,也不比日本经济好多少,日本经济被认为已经损失了10年。

德国经济不仅萧条,而且受到经济的剧烈冲击。从1990年统一到2001年,德国经历了四次经济衰退,经济周期只有三年。1992/1993年德国统一后,利率急剧上升、马克升值和欧洲汇率机制解体导致西欧严重衰退,德国经济连续五个季度出现负增长。1994年的墨西哥金融危机引发了德国1995/1996年的轻微衰退。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德国在1998年下半年经历了轻微的衰退。1999/2000年国际油价上涨和2001年下半年美国经济衰退造成的严重衰退。与此同时,美国在2001年只经历了一次衰退,而其他欧盟国家在1992/1993年和2001年一般只经历了两次衰退。德国为什么如此?

首先,德国统一后的后果是德国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

十多年来,德国经济一直背负着其他欧洲国家所没有的沉重负担,即德国和中国的统一。德国的统一是世界上最先进地区和低消费率、高计划、落后经济地区的合并。为了确保统一过程中的政治平等和社会稳定,避免东德居民大规模移民西德,德国决定平价交换西德马克和东德马克,对东德实施大规模转移支付以建立东德的基本设备,将西德的社会保障制度引入东德,并实施政治经济转型等。然而,统一进程产生了影响德国经济长期稳定发展的三大问题。

1.为了增加财政转移支付和降低债务水平,税率已经提高。

经历了1973年和1979年世界石油危机造成的经济衰退后,西德的财政预算状况不时得到改善。1981年,西德的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7%。到1989年,预算基本平衡,略有损失,债务余额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0%。鉴于有利的财政状况,政府分三个阶段(1986年、1988年和1990年)实施了500亿马克的所得税减免计划,其中始于1990年1月的第三阶段减税计划估计减税250亿马克。

柏林墙的突然倒塌和德国的统一打乱了西德的减税政策,给德国的公共财政带来巨大压力。首先,西德社会保障制度引入东德,导致政府财政负担急剧增加。统一后不久,西德的社会保障制度被引入东德。由于东德的工资增长明显高于其劳动消费率,企业倒闭,大量工人失业,失业工人的增加导致社会保障基金和政府财政负担急剧增加。其次,公共债务负担增加了。东德和西德的马克以1: 1的比例交换,东德政府的债务大幅增加。到1995年,前东德政府的公共债务达到1026亿马克,住房管理局的债务为290亿马克。为了加快企业私有化进程,政府增加了对企业私有化的补贴。到1995年,负责企业改革的企业信托局负债2100亿马克。所有这些债务都被归入德国的公共债务(public debt),这突然将德国总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1991年的40%提高到1995年的60%以上,打破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Maastricht treaty)规定的成员国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不能超过60%的限制。

2。建筑业持续负增长

德国统一初期,由于大量的财政转移支付,东德的基础设备、商业和民用住房迅速增长,带动了东德的经济增长,使东德的增长率高于西德。与此同时,在西德,移民的增加刺激了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住宅产业的发展,建筑业也显示出快速增长。但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德国建筑业一直停滞不前。一方面,东德的经济重建工作基本完成,财政转移支付减少。结果,东德的建筑业萎缩了。另一方面,90年代后,西德移民潮基本停滞,住房需求下降;与此同时,由于欧盟马斯特里赫特条约(EU Maastricht Treaty)限制每个成员国的财政预算不能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3%,政府减少了对低成本住房建设的补贴,减少了公共投资,西德的建筑业蓬勃发展。

自1996年以来,德国建筑业连续六年出现负增长,预计2002年将继续下滑。可以说,在经历了德国和德国统一后的短期繁荣之后,该部门已经进入了超额供给能力的自动调整时期。这可能是一个中长期的整合过程,调整仍未完成。根据欧盟委员会的估计,自1996年以来,建筑业的收缩每年使德国经济放缓0.3个百分点。
3。为建立东德基础设施实施大量财政转移支付。自1991年以来,每年对东德的净转移支付约为1100-1500亿马克,相当于德国国内生产总值的4%。与此同时,为了鼓励东德住房到达西德,对东德住房建设实行减税,减少了财政收入。

为了应付回归后的财政负担,政府不得不放弃由1990年1月开始的第三阶段减税计划。自1991年以来,通过征收团结税、环境税、能源税和增加社会保障缴款,德国财政收入从1991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2.3%增加到1999年的47.7%。德国随后成为欧盟成员国中税收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财政赤字一直居高不下。

经济理论告诉我们,通过增税进行财政扩张可以在初始阶段刺激需求,推动经济增长,但在对经济的推动作用消失后,增税将对经济发展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高额税收降低了企业的预期利润,挤出了私人投资。它增加了消费成本,减少了劳动力需求,增加了失业人数。据欧盟委员会估计,德国的增税和对东德的转移支付在1994年之前推动了德国的经济增长,但自1994年以来,德国的经济增长一直受到损害。3.外国竞争优势已经受损

德国和德国的统一削弱了德国与其他国家竞争的能力。首先,在统一初期,随着西德的工资谈判机制引入东德,东德的工资增幅明显高于其劳动消费率。1991年,东德的劳动力消费率是西德的1/3,西德的工资是西德的42%。到1997年,东德的劳动力消费率是西德的1/2,工资是西德的68%。从1990年到1995年的五年间,德国的单位劳动力成本整体增长了17%。与经济合作组织24个成员国的货币相比,1995年马克的实际汇率比1990年上升了15%,比欧元区国家上升得更快。其次,人民币对美元、英镑和里拉等货币升值。在统一初期,由于德国的扩张性财政政策,价格压力上升。到1992年,德国的物价指数超过了5%。为了抑制经济过热和物价上涨,利率急剧上升。贷款利率由1990年初的6%上升至1992年初的9.75%。高利率推高了德国马克。为了维持欧洲汇率机制,其他欧洲国家不得不提高利率以维持与马克的汇率稳定,这导致欧洲经济从1992年底开始衰退,并最终导致英镑、里拉和其他货币退出欧洲汇率机制和欧洲汇率机制的解体。第三,东德马克被高估了。西德马克和东德马克的汇率是1: 1,而当时的实际汇率是1: 4.3。

德国的经济高度以出口为导向,在主要欧盟国家中对出口的依赖程度最高。马克的升值和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大大降低了德国与其他国家竞争的能力。统一初期,东德产品几乎完全退出国际市场。西德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也从1989年的25%下降到1993年的18%。自1991年以来,德国的经常账户从长期盈余变为赤字。直到2000年,由于欧元启动后不时贬值,德国的工资增长才相对温和。德国基于实际有效汇率的竞争力恢复到德国和德国统一之前的水平。然而,与欧元区其他国家相比,德国的竞争力仍然相对较低,表明欧元启动时德国马克定价过高。德国对外竞争力的削弱也是1994年墨西哥金融危机和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导致德国轻微衰退的主要原因
。第二,经济结构僵化

德国经济结构的刚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老龄化的产业结构和劳动力市场的刚性。

1.产业结构正在老化
就经济范围而言,德国经济结构排名世界第三,但其经济结构、新兴产业比例和综合竞争程度与欧美其他新兴国家差距不小。多年来,几乎没有结构变化和结构老化。传统产业(汽车、机械、化工、冶金和建筑)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已达到30%以上,多年来保持不变。德国参与了信息技术产业和1990年代适时兴起的网络技术浪潮,但其努力并不突出,用信息技术改造传统产业的行动也不明显。多年来,德国一直向煤炭和造船等夕阳产业提供大量补贴。2002年4月,瑞士国际管理学院(Swiss International Management Institute)发布的最新综合比赛将德国从去年的第12位排在第15位。讨论的原因是德国的综合竞争力下降,因为多年来经济增长缓慢,德国的经济结构和工业部门缺乏敏感性。

2.劳动力市场僵化自1991年以来,德国的就业人数一直呈下降趋势。直到1998年以后,就业人数才略有上升。2000年就业总人数与1991年基本相同。德国的就业人数没有随着经济增长而增加,这说明劳动力市场缺乏灵活性。相反,近年来,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其他欧盟国家在就业弹性(就业弹性是指就业增长率与经济增长率之比)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失业率大幅下降。目前,德国失业人数超过400万,失业率为8%,就业率仅为65%。失业总人数的一半以上是结构性失业。德国的劳动力市场现在在以下几个方面僵化了。首先,社会福利太大,大量的失业福利和社会福利降低了人们的工作热情。例如,在美国,失业后第二年和第三年的平均收入仅相当于失业前平均收入的10%左右。欧盟失业者的平均收入约为原工资的三分之一。然而,在德国,失业后,一个人可以在32个月内获得原工资的67%。如果未来失业持续下去,他总可以拿到原工资的57%。第二,企业和雇员的高社会保障缴款率和高税率抑制了企业雇用工人和失业者寻找工作的积极性。2000年,美国企业和员工的社会保障总缴费和个人所得税占员工收入的24.1%,欧盟平均为37.5%,德国为46.1%,在几个大国中最高。第三,德国实行部门内部工资集中谈判。经济合作组织认为,就业立法和失业之间没有密切关系,国家或企业内部的集体谈判不一定不利于就业。然而,行业内工会组织的集体谈判机制将严重影响就业,导致非熟练工人的工资相对较高。欧盟估计,如果德国的就业增长弹性达到欧盟的统一水平,德国的经济增长潜力可以每年增长0.6个百分点。
3。德国经济发展前景
德国经济面临严峻挑战,经济前景并不十分悲观。结构性变化和调整不会在一夜之间实现。德国的结构性问题已经积累了多年。不可能在一天内解决这些问题。德国从来不相信自由市场经济体制,坚持自己的社会市场经济形式。在今年9月的德国大选中,两位候选人都没有提出有效的劳动力市场改革方法。施罗德总理明确表示,他不想停止激烈的改革。另一位总理候选人斯特贝尔虽然主张改变就业规则,但同时强调,他不会停止劳动力市场的激进改革,也不会实施将失业救济金期限从目前的32个月改为12个月的计划。两位总理候选人都主张继续补贴一些夕阳产业和农业。今年的严重洪灾推迟了个人所得税的减税。从长远来看,由于人口老龄化导致社会保障支出增加,德国在当前的社会保障体系下几乎没有减税的空间。德国的经济增长潜力不高。过去十年,德国的高失业率、投资疲软和产业结构老化限制了德国的经济增长潜力。经合组织和其他机构估计,德国的长期经济增长率仅为2%,比欧盟的一致性低0.5个百分点。
硕士论文——探索德国经济发展缓慢的原因是由硕士论文的中心特别安排的。自1990年德国和德国统一以来,德国经济一直疲软。原因是德国经济继续承受着其他欧洲国家所没有的沉重负担,即德国统一给德国经济带来的沉重负担、老化的产业结构和经济结构的僵化,特别是劳动力市场。今年的未来,德国的经济前景并不十分悲观。欲下载更多德国经济论文,请联系经济论文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