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未分类 > 论文范文服务出口贸易、知识产权保护与经济增长

论文范文服务出口贸易、知识产权保护与经济增长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经济增长,服务,贸易
论文概述:

经济学博士论文:有关服务贸易出口、知识产权保护与经济增长 由硕士毕业论文中心,硕士论文组整理提供,本文阐述了有关服务贸易出口、知识产权保护与经济增长

论文正文:

经济学博士论文:服务贸易出口、知识产权保护和经济增长由硕士论文中心和硕士论文组组织和提供。本文阐述了服务贸易出口、知识产权保护和经济增长。

一、导言出口被认为是开放经济下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经济圈逐渐形成了出口增长的重要命题(ELG)。经济学家以不同的国家或地区为研究对象来检验这一命题(Mai,1963;巴拉萨,1978年;泰勒,1981年;Feder,1982年;桑顿,1997年;、1998年等。)并且大部分得出了支持这一命题的研究结论。
虽然货物出口引起了很大关注,但服务出口相对较少引起学术界和政府部门的关注,人们甚至习惯性地默许货物出口。
事实上,在产业结构软化这一根本力量的推动下,世界服务贸易的出口额从1980年的3,650亿美元迅速上升到2008年的37,799亿美元,整整增长了10倍。从服务贸易出口在世界贸易出口总额中的地位来看,服务贸易出口在世界贸易出口总额中的比重已经上升到20%左右。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实是,全球服务外包的浪潮很可能超过制造业。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的推测,未来51年,全球服务外包市场将增长40%。事实上,服务业外包的激增只是服务贸易出口的一种新形式。毫不夸张地说,今天的世界已经进入一个发展阶段,我们必须关注服务贸易。
一国服务贸易的出口往往需要多种外部体制环境的支持,其中之一是保护知识产权。可以预测,在更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下,经济交流中的机会主义行为将会减少,行为结果的可预测性将会提高。此时,出口商和进口商都愿意通过贸易渠道获得静态和动态的经济利益,并深深融入全球经济体系。相反,在宽松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下,大量不确定因素增加了通过贸易渠道提供的高技术服务成为公共产品的可能性,出口商和进口商的贸易实力将迅速削弱,这不利于参与国的经济增长。1970年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将保护知识产权纳入了1973年9月至1979年7月的关税和贸易总协定东京回合谈判。在很大程度上,这是为了在发展高技术服务出口的过程中维护这些国家的合法权益。可以说,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与服务贸易出口实际上是自然匹配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是服务贸易出口顺利发展的必要条件(唐·宝卿等,2011)。
在服务贸易出口地位日益提高和世界各国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不断完善的双重背景下,服务贸易出口利用什么机制来促进经济增长?服务贸易出口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是仅仅在数量层面,还是可以提升到质量层面?知识产权保护在服务贸易出口推动经济增长的过程中起到了助推作用吗?这些问题的答案将直接影响一个国家对服务贸易出口活动的准确定位和知识产权保护政策的定位与实施,并将进一步影响政府部门制定各种经济政策,如贸易结构调整、产业结构规划和资源配置等。本文将围绕这些问题,进行理论研究,并运用计量经济学方法对相关命题进行实证检验。
本文其余部分的结构如下:第二部分是文献综述;第三部分通过模型推导揭示了知识产权保护在服务贸易出口拉动经济增长过程中是否具有助推作用,并提出了有待实证检验的命题。第四部分基于90个国家的面板数据对该命题进行实证检验。第五部分是结论、启示和进一步的研究方向。第二,文献综述学者在研究服务贸易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的过程中大致遵循了三条路线:
第一,将服务贸易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并考察其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第二,研究特定行业的服务贸易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第三,研究特定贸易模式下服务贸易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一)整体服务贸易对经济增长影响的研究这种研究通常简单地将服务贸易视为商品贸易,而不考虑各种服务贸易模式之间的差异。例如,鲁宾逊等人(2002)和其他人使用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来研究服务贸易自由化引起的经济增长效应。潘静(2007)基于Ro等人的知识国际流动增长模型,比较了知识服务贸易和知识服务贸易缺乏两种情况下的经济增长差异。结果表明,知识服务贸易有助于消除世界上同类知识和技术的重复研发投资,促进长期创新率和经济增长率。
关于整体服务贸易对经济增长影响的实证研究文献很多,大多是国内学者。魏旭芳和郑治国(2004)通过国民收入认同推断了服务贸易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程度。陈一和、沈李生(2006)基于1998-2002年服务贸易数据和RAS方法修正直接消费系数,运用投入产出分析法研究了中国服务贸易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并考察了中国服务贸易出口的内部结构。尚涛、郭根龙、冯宗宪(2007)基于1982-2004年的时间序列数据,运用VAR模型脉冲响应函数法和方差分解法,研究了中国服务贸易与经济发展的长期关系和动态特征。上述大多数研究支持服务出口促进经济增长的结论。
2)关于服务贸易对不同部门经济增长影响的研究目前,关于服务贸易对不同部门经济增长影响的大多数文献集中在金融、电信和医疗保健等服务部门。贝克特A1的研究。(2000年)、穆里ncle和Ryan(2003年)和Es等。认为金融部门的开放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国内金融市场的垄断,促进了金融市场进入有序竞争的正常发展轨道,提高了生产率,最终促进了国家的经济增长。埃森巴赫和霍克曼(2005年)以6个经济转型国家为样本,胡里和萨维德斯(2006年)以6个国家为样本。他们的研究发现,金融、电信和运输等基础产业的贸易有力地解释了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势头。现有研究文献中不乏从微观角度研究服务贸易促进经济增长的研究证据。例如阿诺德等人。(2006年)使用全要素生产率变量而不是经济增长变量,并使用撒哈拉以南非洲10个经济体的1000家企业的微观数据作为分析样本。研究发现,通信、电力和金融部门的发展水平越高,这些企业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长越快。这些研究为服务贸易促进经济增长提供了重要的微观证据。
类似于研究服务贸易对不同部门经济增长的影响,一些学者还专门研究了生产性服务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Markusen(1989)发现,国内市场需求与国外生产者服务产品的对接或互补给国内相关产业带来了显著的利益,从价值链关系的角度来看,这很难被最终消费品进口所取代。马库森(1989)同意,虽然生产性服务业诞生于制造业,但紧密的联系和互补性使得生产性服务业的专业进口极大地促进了相关工业部门的全要素生产率,这是一种先进的经济增长形式,而不仅仅是国内生产总值的简单扩张。阿米蒂和科宁斯(2007年)也证实了马库森(1989年)和弗朗索瓦(1990年)。

经济学博士论文:纸网博士将组织并向您提供服务贸易出口、知识产权保护和经济增长方面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