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未分类 > 论文范文本文论述了民营经济发展的一些理论支持。

论文范文本文论述了民营经济发展的一些理论支持。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私有制,发展,资本主义
论文概述:

经过二十多年的政策调整和宪法修订,党和政府对待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的定位和态度,可以说是越来越清晰了、明确了,这就是:允许和鼓励它们的存在和发展。这同改革开放

论文正文:

民营经济发展的若干理论支持

经过20多年的政策调整和宪法修正,党和政府对非公共经济部门,如个人博士论文和私营部门的立场和态度可以说越来越明确,即允许和鼓励它们的存在和发展。这与改革开放前的态度完全不同。改革开放前,它们被彻底淘汰了。它们必须灭绝,永不翻身。现在是支持和鼓励他们生存和发展并充分发挥他们积极作用的时候了。这确实是一个180度的转弯。然而,不能说这方面的法律制度已经完善。完善法律体系是有过程的。人们对它们的理解也需要一个改进的过程。

(1)社会主义应该是公有制占主导地位,公有制与私有制并存的社会·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理论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必须有新的理解。[的传统认识是,只有消除私有制,建立统一的公有制,才能建立社会主义经济制度,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因为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我们按照这一观点行事。
然而,这种观点可能不正确,也可能经不起实践的检验。正如于光远先生曾经说过的,社会主义者确实有消灭私有制的愿望,但他们并没有完全消灭私有制。此后,他明确表示:“社会主义社会应该是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的社会。”他补充说:“马克思和恩格斯从未说过公共财产是社会主义的本质。”(1)
我非常同意于光远先生的论点,但我和他的不完全一样。我的论点是社会主义社会不能消灭私有制。为什么不能消除它?由于取消了私有制,不可能实现“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发展生产力”。因此,必须修改最初的理解。·[事实上,我们党对这一问题的理解正在不断地修正。党的十五大报告指出:“公有制是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是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各种所有制的共同发展必然包括各种公有制、各种毕业论文形式的私有制、公有制和私有制相结合的混合所有制。没有私有制,就不可能有多重所有权。这当然是对传统观念的重大突破,甚至是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重大发展。然而,十五大的报告谈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管初级阶段有多长,它总是一个短暂的过程,不是100年,而是200到300年。那么,初级阶段结束后会发生什么呢?我认为整个社会主义应该由公私部门共同发展。不可思议的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结束后,它会突然变成一个统一的国家所有制。
为什么要用多种所有制发展整个社会主义?一个基本的基础是整个社会主义社会要实行市场经济体制。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其他制度来取代市场经济制度。我们过去使用和试行的计划经济,因为彻底失败而被转变为市场经济。制度中的市场经济概念在理论上是商品经济的概念。由于商品经济本质上是一种交换经济,即不同所有者交换产品和劳动力的经济,其微观基础必须是而且必须是不同利益主体的所有者。我们常说,市场经济必须以多元化的产权主体为基础,市场经济只能实行多种所有制并存的制度,两者必须相互适应。单一公有制排除商品交换,也排除竞争,难以促进经济发展。只有实现包括私有制在内的各种所有制形式的共同发展,才能促进专业化与合作的发展,促进不同主体之间的各种交流,促进竞争,促进发展。当然,并不是说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会永远持续下去。就所有制的具体形式和市场经济体制本身而言,它们都是历史的。他们生与死,两者都不会永生,两者都在发展和变化。它们都有一个从低到高的发展过程。我们说社会主义是公有制和私有制的结合,并不是说它的具体形式不再改变和发展,而是说我们看不到或不知道将来还有什么其他形式可以代替它们。无论如何,我们不能回到过去统治这个国家的计划经济体制和公有制。如果有人继续这样做,历史将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个大挫折。有可能吗?绝对不行。
如果社会主义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应该既有公有制又有私有制,那么必然会出现另一个问题:社会主义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有什么区别?因为资本主义既有私有制又有公有制,所以它不全是资本主义私有制。我现在的观点是,从人类社会出现以来的历史来看,除了人类社会最初的历史时期——原始公社之外,迄今为止所有的社会都与各种所有制形式共存。不仅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与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也不是单一的私有制。资本主义社会也有混合所有制,如国有制、合作所有制和股份制。当我们观察和判断一个社会的所有制特征时,不仅要看是否有多种所有制并存,更重要的是,什么样的所有制是主体和主导。根据这种分析方法,可以认为资本主义社会是由资本主义私有制主导和支配的,而中国的社会主义社会是由公有制主导、社会主义国有制主导和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这不就是区别吗?
(2)重新理解20世纪50年代的资本改革是完全可能的
如果前面的问题是关于未来的,那么这个问题就是关于过去的。它们都与现实中各种所有制的共同发展,特别是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有着内在的逻辑关系。我坚决反对在五十年代取消私有制经济是正确的,现在允许和鼓励私有制经济的存在和发展也是正确的。这纯粹是风学派的观点,不是严格的学术观点。然而,光说是不够的。[20世纪50年代中期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受到高度赞扬并不奇怪。到了1980年代初,由于过去20年来采取了新的做法,一些问题变得更加清楚,评估自然更加客观。《中央关于历史问题的决议》当然还充分肯定了这一点,但也指出了一些缺点和偏差,如对前工商业者的不恰当使用和处理,整个运动的过于仓促、过快和过于简单化等。当时,这还不够糟糕,而且成为一种集体观点并被许多人接受也是向前迈出的一步。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个评估还可以吗?
改革开放20多年来,特别是通过思想解放、实事求是的教育和启发,我认为我们可以把许多事情完全联系起来,重新认识它们。这样,我就形成了一种新的观点,即20世纪50年代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不仅要进行得过早、过急、过早,而且根本不应该进行。最好不要参与其中。我的理由

1.当时转型的理论基础是:“个体经济和资本主义经济严重阻碍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与社会主义经济相比,民族资本主义经济不再是先进的经济成分,而是落后的经济成分,与社会主义经济是对立的\"必须用新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来代替.\"改革时期的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等。这些理论观点和判断不符合实际情况。迄今为止,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一直能够促进生产力的发展。那时他们落后了吗?可以说,所有这些话和论点都是为了改革。即使是现在,这也可能是不正确的。众所周知,刘少奇同志当时并不持这种观点。例如,他说“剥削是有价值的”,资本主义“不应该受到限制”,资本家应该被允许存在和发展几十年”。现在看来他的观点更正确了。按照少奇同志的观点,也许不会有资本改革运动。
2。中国也可以在不改革资本的情况下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由于当时公共经济发展迅速,国有制在转型前就已经占据了主体和主导地位。据国家统计局统计,1952年转型前,国有工业在工业总产值中的比重已经占到52.8%。国有工业占全部工业固定资产的80.8%。一些重要的生产资料,如冶金、机械、金融、铁路和一些大型矿山和工厂,几乎都归国家所有。民营经济主要分布在棉纺织业、轻工业、食品工业等。这样,公共经济的比重也可以占绝对优势,而不是采取消灭私有制的政策和共同发展的政策。
3。如果我们不进行资本投资的大改革,中国经济的发展肯定会比现在好得多。我们也不需要制定任何调整政策。最好是允许和鼓励个体和私营经济再次存在和发展,并继续下去。有必要知道群众运动是改变生产关系的一种伟大方式。更不用说资本家“白天敲锣打鼓,晚上痛哭流涕”。即使安安排他们的工作,也很难激起他们的热情。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当时中国与世界上一些国家和地区在生产技术和经济发展方面的差距没有现在那么大。但是,我们只是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这种改变生产关系的斗争,而不是集中力量同自然作斗争,从而拖延了时间,扩大了差距。因此,我认为我们可以对20世纪50年代的资本改革持否定态度,并对其有一个新的认识。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事情可以看得更清楚。我们必须区分必要性和事物的对错。在当时的国际国内政治背景和指导思想下,中国必然会开展这样一场资本改革运动。然而,必然性不等于正确性,它是否正确应该用马克思主义生产力标准来判断。如果我们以生产力标准而不是理想的“第一年、第二年、公共”标准来判断,我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
4。从中国经济发展的总体情况来看,无论是在20世纪50年代还是现在,中国都没有发展太多的资本主义经济,但其发展仍然远远不够。正如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版序言中所说,德国和其他西欧大陆“不仅遭受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而且遭受资本主义生产的非发展”中国应该处于资本主义还很不发达的时期。如果这个判断是正确的,那么当时历史提出的任务应该是消灭封建主义,促进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而不是像在封建主义被消灭,资本主义允许的生产力得到充分发挥之前那样,采取紧急行动消灭个体经济和资本主义。正是因为这种普遍的判断错误,才值得重新思考我们当时采取的行动是促进还是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正是因为私有制经济在不应该被消灭的时候被人为地消灭了,所以完全可以理解它在被消灭后还会再次出现。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重新允许和鼓励个体私营经济的存在和发展,这不仅是对当时错误行为的纠正,也是对资本主义经济继续发展必要性的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