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未分类 > 论文范文理想与人性的矛盾——解读戏剧《埃内斯托·格瓦拉》

论文范文理想与人性的矛盾——解读戏剧《埃内斯托·格瓦拉》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瓦拉,文革,观众
论文概述:

话剧《切·格瓦拉》从去年演到今年,从小剧场演到大剧场。尽管我不愿意把这一迹象看做一种象征,但是,《切·格瓦拉》罕见地、意外地久演不衰,而且剧场效果极好,因之也给制作

论文正文:

理想与人性的矛盾——戏剧《埃内斯托·格瓦拉》
戏剧《埃内斯托·格瓦拉》从去年到今年一直在上演,从小剧场到大剧场。虽然我不想把这个标志当成一个符号,但事实是《埃内斯托·格瓦拉》(ernesto guevara)罕见、出人意料、持久,剧场效果极佳,这也给制作人带来了良好的商业利益。从制片人的角度来看,效果是令人满意的,但对观众来说,更重要的是个人在剧院的经历以及这种经历所引起的复杂心理反应。戏剧《埃内斯托·格瓦拉》的硕士论文发表后,人们的观点各不相同,这是由这些不同但同样真实的个人经历造成的。黄纪苏对相关争端进行了相对客观和全面的审查。①这里想说,是基于上述争议,还是上述争议尚未涉及到一些更重要的问题。
戏剧《埃内斯托·格瓦拉》(ernesto guevara)是一部充满激情的诗剧,这也是它能在演出中一个接一个地引起观众强烈共鸣的主要原因。坦率地说,我坐在剧院里欣赏《埃内斯托·格瓦拉》,并且总是被它感动。从这个意义上说,这篇文章是我戏剧经历的产物。只有当观众被一部戏剧作品感动时,才有足够的理由让人们思考为什么这部作品会感动,以及这种感动的性质和价值——埃内斯托·格瓦拉无疑在观众对论文题目的感受中发现了一些最敏感的部分,触动了观众的心弦。否则,就不可能取得目前的成功。
当然,我不会简单地将戏剧《埃内斯托·格瓦拉》等同于“文化大革命”期间最受欢迎的帝国文学。公平地说,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像“埃内斯托·格瓦拉”这样的作品是绝对不可能的。
一份有趣的历史资料显示,在第二批“样板戏”中的样板戏布谷山创作期间,江青明确表示,他将反对卡斯特罗和格瓦拉的“游击集中制”。(1)不管这是不是江青的个人观点,根据这一说法,戏剧《格瓦拉》(ernesto guevara)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绝对不可能生存。至于卡斯特罗是否因为格瓦拉的集体惩罚而被江青冤枉,排名第二。
除了这个偶然的原因,更关键的问题是埃内斯托·格瓦拉显然对现实社会有强烈的批评,而这种批评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是完全不可能的。一些评论认为,“埃内斯托·格瓦拉”有煽动“伟大民主”的倾向。如果说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大民主”,恐怕不仅是对这部作品的误读,也是对“文化大革命”的误解。事实上,在“文化大革命”的毕业论文中,虽然许多高级干部受到公众的影响,但真正的“民主”并不存在,更不用说“伟大”了。限于艺术领域,人们用艺术手段批评现实社会阴暗面的可能性接近于零。除了唱“形势越来越好”之外,艺术的批判力量只能用于“击败落水狗”。艺术表达总是有禁区,每个阶段允许公开批评的对象都严格限制在朝廷规定的范围内。因此,这个时代所谓的“大民主”实际上只是一个被“人民之王”纵容的非常盲目和有限的“民主”。

但是,当我说这部戏是一部充满激情的诗剧时,我也在考虑另一个方面,那就是当剧本的编剧和导演以及演员们使用他们独特的方法来唤起观众的情感共鸣时,我们需要仔细区分并看看它是用什么手段来打动观众的——虽然一部能够引起观众兴趣和共鸣的戏剧作品从艺术的角度来看是成功的,但是,这种艺术上的成功或“美”(感人)并不完全等同于“善”(好,优秀)或“真”(正确)。唤起观众的同情或兴趣并不是一件艺术作品的全部价值,毕竟,我们仍然需要考虑,它在什么时候与观众产生共鸣,共鸣的方向是什么。
中年以上的观众对戏剧《埃内斯托·格瓦拉》中使用的艺术词汇相当熟悉。虽然编舞使用了现代戏剧中常用的大量拼贴技巧,包括图像,编舞让主人公格瓦拉象征性地缺席特定的舞台场景,营造出一种强烈而独特的戏剧氛围——这些技巧具有强烈的实验色彩,但是,从戏剧的整体叙事技巧中触摸一个熟悉的幽灵并不困难。积极人物和消极人物的二分法,积极人物的英雄定位和灯光对比下消极人物的漫画化处理,舞台人物的群体造型和台词的语调,以及这种形式和语调在戏剧逐渐达到高潮时所发挥的特殊作用。舞台上的正面人物,基于历史主义,相信他们或他们所代表的社会团体被视为不可抗拒的力量。②他们敌视除马克思主义之外的所有西方思想,掌握绝对真理,不允许任何人分享话语逻辑。所有这些或多或少会让人觉得艺术表达领域的戏剧《埃内斯托·格瓦拉》(ernesto guevara)可以说是近年来“文化大革命”中常见的红卫兵风格的最精彩再现。特别是正面人物昂着头、昂着头的舞台表演总是令人兴奋,直到声音嘶哑,从而创造出一种典型但单调的崇高风格。甚至剧本的写作风格也高度“文革”。那些对“文化大革命”知之甚少的人很容易把“埃内斯托·格瓦拉”和“西沙战役”这样的作品联系起来。因此,当我称《埃内斯托·格瓦拉》(ernesto guevara)为激情四溢的诗剧时,脑海中浮现的模型是最常见的一种特殊舞台艺术作品,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曾被命名为“革命浪漫主义”。至于能否称之为“史诗剧”,我仍有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