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未分类 > 铁路工业遗产的价值分析,工业遗产的文化价值是什么

铁路工业遗产的价值分析,工业遗产的文化价值是什么

铁路工业遗产的价值分析

工业遗产的文化价值是什么?开封,作为一个老工业基地城市,赢得了它的声誉!在开封东部的采访中,当谈到开封辉煌的工业历史时,老人在谈到“工厂”的话题时非常激动。他们会掰断手指,谈论河南省许多开封产品中的第一种:河南的第一台电视机、第一台冰箱、第一根火腿肠、第一辆自行车和第一台缝纫机

工业遗产的价值

工业遗产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 他们目睹了工业发展对经济和社会的推动作用。 工业的形成和发展往往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工业遗产保护可以避免资源浪费,防止多种价值的工业遗产因大规模拆迁和建设而转化为建筑垃圾。据报道,在过去的三年里,中国的工业旅游接待量每年增长31%,旅游收入每年增长24.5%。 到2016年底,全国将有1157个工业旅游景点,接待游客1.4亿人次,收入213亿元,从业人员42.8万人。工业旅游发展呈现出蓬勃发展的趋势,已成为中国旅游业发展的新亮点。人类文明的进化依赖于文化的创造、保存和交流。 城市是文化的载体和容器,城市的发展是一个渐进的有机更新的过程。 为了实现工业遗产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平衡互动与和谐共存,我们不仅要重视工业遗产保护对城市长远利益的重要性和不可替代性,还要认识到工业遗产是城市发展过程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承载着城市的“乡愁”。 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表示,工业旅游是文化遗产的良好载体。 自清代洋务运动以来,中国走上了自己的工业化道路。在过去的100年里,几代人历经艰辛,实现了成为工业化大国的梦想。 在此期间,工业遗产是指工业文明的遗迹,具有历史、技术、社会、建筑或科学价值。 这些遗产包括建筑物、机械、车间、工厂、矿物加工和冶炼矿山和矿区、仓库、能源生产、运输和利用场所、运输和基础设施以及与工业有关的社会活动场所,例如,

工业遗产的文化价值是什么

工业遗产的文化价值是什么?开封,作为一个老工业基地城市,赢得了它的声誉!在开封东部的采访中,当谈到开封辉煌的工业历史时,老人在谈到“工厂”的话题时非常激动。他们会掰断手指,谈论河南省许多开封产品中的第一种:河南的第一台电视机、第一台冰箱、第一根火腿肠、第一辆自行车和第一台缝纫机

工业遗产的价值

铁路工业遗产的价值分析范文

摘要:中国铁路工业遗产植根于百年铁路历史,是中国工业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基于中国铁路工业遗产的独特特征和独特价值,简要总结了世界铁路的发展和中国铁路的建设历史,回顾了中国铁路工业遗产不可或缺的历史记忆,阐述了铁路工业遗产作为工业文明的一部分,正在逐渐受到重视,并被赋予新的内涵、功能和新的活力。

:铁路工业遗产;独特的价值;文物普查;

铁路工业遗产是中国工业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代表着先进生产力的发展,奠定了中国铁路工业文明的基础。作为铁路工业遗产,它既有整个工业遗产的共同特征,又有自己独特的特点。由于铁路行业的特殊性和专业性,铁路行业遗产种类丰富、数量众多、价值高。

铁路工业遗产分为两类:不可移动的和可移动的。其中,线路、桥梁、隧道、车站、工厂、车库、水塔、煤平台和附属建筑都是不可移动的文物。机车、车辆、铁轨、枕木、道岔、信号设备、通信设备、客货运输设备、设备、工具、电器、股票、债券等。是可移动的文物。这些与众不同的铁路文物不仅构成了中国铁路工业遗产的主体,也反映了中国铁路工业化时代的特征。一方面,铁路本身是工业革命的产物,是工业技术的结晶。另一方面,铁路也是服务于工业生产的主要交通工具。它是工业社会中一种独特的交通方式,因此是工业文明的标志之一。这些铁路工业遗产蕴含着大量的历史信息,真实地记录了中国铁路工业从无到有、从童年到成年的发展轨迹。它们的存在、功能和影响对其他类型的文化遗产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和意义。

一、铁路工业遗产的独特价值

中国铁路工业的遗产根植于百年铁路历史。自1876年修建第一条铁路以来的130年间,中国铁路经历了晚清铁路创新时期、民国铁路发展困难时期和新中国铁路快速发展时期。在此期间,许多珍贵的铁路工业遗产被遗留下来,创造了具有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的文物。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对铁路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产生深远影响、具有悠久历史和辉煌历史的铁路工业建筑(群)和遗址成为宝贵的工业遗产。然而,城市现代化步伐的加快和铁路的大规模加速导致许多铁路设施和设备不可避免地报废和淘汰。例如,在标志着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蒸汽机车由于忽视其宝贵的历史和文化价值而退出运输和生产之后,当数以千计的蒸汽机车变成铁水时,与之相伴的水塔、水车、给煤机和机车维修站也被摧毁,导致这段历史没有得到完全保存。还有一些车站、桥梁、隧道、机械设备、铁轨、图纸、文件和档案见证了不同的历史时期,尚未被界定为未得到应有重视和有效保护的文物。随着国际社会继续鼓励对工业遗产概念和评估工业遗产价值的重要性的多样化理解。铁路产业遗产经历了一个从被理解到被积极保护的渐进和持续的过程。因此,经过历史洗礼而成为今天独特的铁路产业遗产,因其特殊的价值而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因此,作为一个直接为工业发展服务的运输行业——铁路,早在1999年,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就委托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研究“铁路作为世界遗产”。无论是在世界遗产名录中还是在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铁路及其设施都占有一席之地。一些铁路遗产被列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入选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铁路遗产包括中东铁路综合体(图1-1和1-2)、个旧吉杰火车站(图2-1和2-2)和钱塘江大桥(图3)。这些珍贵的铁路文化遗产具有很高的历史、社会、技术和经济价值。它的历史价值在于它见证了铁路工业活动对历史和今天的深刻影响。承载铁路工业文明的遗迹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积累成具有特定价值的工业遗产。它的社会价值在于它见证了人类大变革时期的社会日常生活,承载了铁路工业化时代真实而相对完整的历史信息。它帮助人们回忆以铁路为标志的现代社会历史,帮助未来时代更好地理解这一时期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它是对铁路工人的历史贡献和他们崇高精神的继承的纪念。它的科技价值在于它见证了科学技术对铁路发展的贡献,提高了对科学技术发展的研究水平,而保护一个特定的制造过程或具有开拓意义的范例则具有特殊的意义。它的经济价值在于它见证了铁路发展对经济和社会的推动作用。它的艺术价值在于它见证了铁路景观所形成的不可替代的城市特色。

二。铁路工业遗产是历史记忆的缩影

铁路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利用涉及诸多方面,这在许多铁路工业遗产中都可以得到验证。没有这些遗产,必然成为铁路历史论证的一大缺陷。

从19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欧洲开始了工业革命。蒸汽机的发明给传统运输业的革命带来了新的曙光。1825年,英国在达林顿和斯托克顿之间修建了人类社会第一条公共铁路。从那以后,全球运输网络逐渐形成,世界市场也开始形成。1829年,斯蒂芬森和他的儿子制造的“火箭”蒸汽机车正式进入运输的历史阶段。在现代中国,是太平天国的洪仁干国王首先提出修建这条铁路。在1859年关于高级官员的新篇章中,他提出了一套协调全局的创新计划。他主张发展运输业、道路建设、火车和轮船制造等。,并勾勒了现代铁路和公路运输的发展蓝图。19世纪50年代,是蒸汽机的黄金时代,当时英国的工业革命已经完成。洪仁干意识到蒸汽机发动的“灭火轮”和“火车”是“正直”和“永远”的“珍宝”。因此,他在《高级官员新篇章》中建议,“在21个省之前,有21条道路通向全国”。结果,“虽然有三四千英里远,但还是有可能到达日落。”然而,真正的铁路是在1865年引入中国的,当时一条一英里长的小铁路出现在北京玄武门外。沿着城墙和护城河之间的“官方荒地”修建的小铁路实际上是由英国商人杜兰德秘密修建的。目的是希望清朝官员能够了解铁路,向人民展示铁路的便利,从而开拓中国市场。1876年,英国怡和公司采取欺诈手段修建了一条商业窄轨铁路——吴淞铁路,该铁路于7月3日正式通车。铁路轨距为0.762米,钢轨重量为13/公斤。这条铁路当时被称为“普通公路”,从上海站在苏州河北岸,向北向东。它经过老靶农场,穿过天同安到北部的江湾,然后经过张华邦到云早邦南岸的吴淞,全长14.530公里。在施工时,有2000多名工人,在此期间,一辆名为“田超”的机车抵达上海,并在竣工仪式半个月前首次出航。在竣工仪式上,“天朝”机车牵引了六节载满164名乘客的车厢进行试运行。此后,在运营期间,共运送了16万名乘客,乘客挤满了汽车。火车每天往返六次,时速24公里,行程15分钟。当时,票价也很贵。头等舱座位收费半美元,中产阶级座位收费25美分,下层座位收费120美分。铁路通车后不久,江湾镇北部一名行人被火车撞死,引起公众愤怒。经过谈判,清政府与英方签署了“购买吴淞铁路条款”,用285,000两银子赎回并拆除。赎回款项一年支付三次,移除的铁轨和设备下落不明。

随着“洋务运动”的开始,铁路已经成为中国现代工业的支柱。1881年,为了将煤炭从唐山开平煤矿运输到天津供船舶使用,唐山开平矿务局再次要求修复唐山至徐各庄的煤矿铁路,并明确表示,铁路建成后,为了避免震动帝陵和火车排放的黑烟,农作物将被摧毁(事实上,清东陵位于唐山北部遵化县, 离唐旭铁路将近100公里),骡子和马将被用来拖拉,火车排放的黑烟不会损害庄稼。 这些资金都是由矿务局准备的。清政府权衡利弊,于1881年同意修建并开放交通。唐旭铁路全长9.7公里,从唐山乔家屯矿延伸到西南部的徐各庄,与芦台至徐各庄的运河相连,修建起来费了不少力气。在建设的时候,正是顽固派坚决反对中国自己的铁路建设的时候。唐舒婷作为开平矿务局的总公司,不顾风险,大力倡导公路建设,在唐旭铁路建设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经清政府批准,以“高速公路”为名的铁路建设终于开始了。唐·舒婷任命英国工程师金达负责具体的勘测和规划。在铁路建设期间,唐·舒婷和金达就轨距发生了争执。唐·舒婷考虑到资金问题,主张修建窄轨铁路,但金达主张按照英国标准轨距(1.435米)修建铁路。最后唐·舒婷同意金达的意见,从而确定了中国铁路的标准轨距,并使用了30公斤(每轨距30磅)的钢轨。铁路的建成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促进了工业社会的发展,同时它的遗产也具有特殊的重要性。当金达为骡子和马车修建铁路时,他决定自己建造一辆机车,花费520鹰元从英国购买机车零件,并从废金属中回收旧设备。他组装了一辆蒸汽机车,只有三对移动的轮子,没有导向轮和从动轮,牵引能力为100吨,时速为30公里。机车设计更加标准,制造更加精细,总长5.69米。参与装配的中国工人希望机车的名字有中国风味,所以他们在机车两侧镶嵌龙饰,称之为“龙机车”和“中国火箭”。1881年6月9日,在乔治·斯蒂芬森诞辰100周年之际,“中国火箭”进行了首次演习。随着开平煤矿产量的大幅增加,煤炭运输成为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1882年10月,又有两辆蒸汽机车从英国进口。截至年底,开平矿务局拥有3辆从英国进口的二、三级普通客车,1辆开平制造供公司领导使用的贵宾车,52辆载重5-10吨的货车。它每天可以运送600吨煤、100吨石灰和160名乘客往返6列火车。

历史记录了许多我们只能听到而不能触摸的遗产。一百多年来没有得到很好保护的铁路设备已经成为今天铁路史上的一个缺陷。

北京至张家口铁路是中国人自己设计、建造和管理的第一条干线铁路,当时震惊了世界,给西方留下了深刻印象,给了中国人很大的宽慰。它是连接华北和西北的交通大动脉,全长200多公里。它必须经过居庸关,长城要塞被称为“天然屏障”,八达岭,响水城堡,窑二梁等危险地区。地形非常复杂,因此沿线形成了独特的魅力。沿线的历史遗迹和自然景观融为一体。每一个车站、每一个洞穴、每一座桥梁都记录了京张家口铁路百年的历史和发展,在中国铁路建设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西直门、南口、青龙桥、康庄等独特的老车站建筑;窑顶沟大桥24号、樟沟大桥26号、司桥子大桥29号等充满中国传统色彩的石拱桥:石佛寺、五桂头、居庸关、八达岭等洞穴和洞穴通风建筑。艰巨的项目;那时的车库和车库在山上建有“直”线和保险道岔。凭借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遗迹,加上历史遗迹和文化细节,它将成为京张家口铁路工业遗产的主题博物馆,让人回想起詹天佑百年铁路建设的轨迹,重现往昔。无论是历史价值还是文物价值,京张家口铁路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利用都是关键。虽然这只是目前的初步设想,但这意味着铁路产业遗产保护有了新的出路。它不仅让人回想起一个时代,触摸其中的历史,还可以作为语文爱国主义教育的课堂。繁忙的交通价值逐渐消退后,这条穿越长城百年的铁路的文化遗产价值变得越来越重要,尤其是沿广沟、居庸关、八达岭长城的十二处风景名胜区,具有很强的观赏价值和优秀的文化景观遗产价值。这些文化景观与京张铁路独特的铁路文化相结合,必将赋予京张铁路新的历史价值。(图4-1和4-2)

铁路工业遗产在工业化过程中得到保护。它不仅是文化记忆的缩影,也是不可替代的城市特色。识别和保存具有多重价值和个性特征的铁路工业遗产,对于提升城市文化品位、保持城市历史风貌具有特殊意义。

铁路工业遗产作为铁路史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在有效保护的前提下合理开发利用,产生独特的社会效益和潜在的经济效益,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重大课题。如何在保护中开发利用铁路工业遗产,充分发挥其独特价值,通过博物馆模式探索保护利用的双赢模式。

旧站房和因铁路运输生产需要而封闭的房屋是铁路遗产中最具代表性的建筑类型。它们是铁路工业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铁路文化的重要载体,是不可替代的城市特色。那些有幸得到保护的旧站都有铁路历史发展的思路,承载着铁路历史的记忆,具有很高的铁路历史文化价值。无论是从建筑本身的角度还是从历史的角度,它们都以实物的形式记录了铁路的历史年代。旧车站的保护不仅仅是建筑物的保护,还必须理解车站的深层含义。它浓缩了城市记忆和普通人的感受和认同,承载了许多人的生活记忆。车站落在后面了。接下来不应低估正确的维护和规划。保存和再生同等重要。只有这样,有价值的旧车站才能在生活中延续下去,百年的旧车站不应该沦为空房屋建筑。对于一些历史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较高的老车站,应根据其原有的生产功能将其改造成相应的主题博物馆,并发展“文化遗产保护”和“文化产业发展”相结合的新发展模式,以展示铁路的历史,再现铁路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和改革开放以来铁路发生的巨大变化。这些做法都是对铁路工业遗产资源认识的重大改进和变化。

京丰铁路正阳门东站是中国近代早期火车站的代表。它建于1903年和1906年。它的拱形屋顶和圆顶形钟楼是典型的欧洲建筑风格。屋顶上的大字“京丰铁路正阳门东站”两侧有一站式装饰,彰显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它是中西文化交融的载体。一百多年来,它见证了许多重要的历史事件。1959年,北京站建成通车,正阳门东站结束了其作为交通工具的历史使命。现在京丰铁路正阳门东站已经变成了一个博物馆,向你讲述铁路发展的故事。挖掘旧站在历史、社会、科技、经济、美学等方面的价值,赋予其新的内涵和功能,利用独具风格的旧站实现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保护利用的相互促进。(图5)

这种火车站房、车站房等建筑向博物馆的改造,不仅可以展示铁路发展的历史,让公众感受历史和现实感,也增加了公众对铁路工业遗产的认同,有利于公众参与更多的铁路工业遗产保护,让铁路文化进入社会,进入公众生活,恢复、扩大和升华铁路文化的价值。

三。

作为工业文明的一部分,铁路工业遗产逐渐受到重视,随着后工业文明的到来,其价值日益凸显,并通过其自身的历史、社会、科技、经济、艺术等价值表现出来。在保护铁路工业遗产的同时,应赋予其新的内涵和功能,使有价值的铁路工业遗产在生活中得以延续,让人们感受到保护内容的价值。

铁路工业遗产因其独特的价值而十分重要。虽然其中一些已经失去了原有的生产功能和经济价值,但他记录了早期铁路工业化所创造和留下的历史财富。只有深化保护和合理利用铁路工业遗产的意识,才能挖掘铁路工业遗产的价值,振兴铁路工业遗产。

参考

[1]。《工业遗产保护初探》,岳虹,天津人民出版社,2010年1月

[2]。“中国铁路建设史”中国铁路建设史编辑委员会,中国铁路出版社2003

[3]。《中国铁路:金融与外交》(法国),马奇西奥著,徐俊峰译文,中国铁路出版社,2009年5月版

[4]。《民国铁路的艰难延伸》,王小华李占才著,河南人民出版社,1993年7月

[5]。《文物实用手册》,北京市文物局,华凌出版社,200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