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未分类 > 论文范文日本经济发展经验分析

论文范文日本经济发展经验分析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日本,学问,明治
论文概述:

日本经济论文:日本经济开展经历的剖析 由硕士毕业论文中心,硕士论文组整理提供,本文阐述了日本经济开展经历的剖析

论文正文:

日本经济论文(Japan\'s Economic Papers):对日本经济发展经验的分析由硕士论文中心和硕士论文团队提供。摘要:本文阐述了日本经济发展经验的分析

1日本积极的对外经济关系在日本经济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对外经济关系在日本经济发展中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日本经济在开放前停滞了近200年,但真正的经济发展是在开放后才开始的。虽然最初的贸易带来了日本国民经济的危机,但正是开放后带来的外部压力促使日本积极努力进行变革。可以说,没有与外界的接触,日本不可能有最初的动力去实施,更不用说由统治阶级领导的社会变革了。对外经济联系是日本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在改革过程中,日本的对外经济交往发挥了积极的渠道作用,连接了日本国内和西方的先进知识体系,使日本能够从繁荣的西方国家获得先进知识。
“向世界学习”是日本改革的基本政策。西方国家繁荣的经济和强大的国力使日本充满了对西方世界的向往。1871年12月,明治政府派出一个延仓代表团访问欧美,其中包括来自西藏、工业部、外交部、文化部等欧美国家的51名官员。严仓一行参观了西方国家的工厂,体验了西方先进的社会消费模式。这次访问对于日本向一个繁荣的国家学习先进知识,完成社会知识的增长具有深远的意义。首先,“日本在其政治体系中找到了追求的方向,即德国的君主立宪制。”其次,这次访问使日本政府官员发现了当时东西方价值观和教育的差异。“东方研究来自政治道德,只基于一门修养学科”和“讨论一门学科和一棵树真可耻”这些认识促使岩田使团的代表们回国后积极倡导建立现代教育,鼓励中国人注重实用主义和消费。第三,延仓代表团走访了英国的先进工业城市,了解了欧洲先进的工业消费技术和工厂体系,并为日本引进和应用先进的消费技术和建设现代化工厂积累了经验。延仓使团的欧美之行可以说是日本积极对外接触的开始,也是日本积极接触世界先进知识体系的第一步。
“通过贸易建国”是明治维新的重要措施之一。贸易结束后,日本不仅开放了海外市场,为本国工业提供了更广泛的需求,更重要的是,日本实施了选择性进口政策。工业用机器最初是用最先进的设备从英国进口的。例如,1883年,私人投资建立的大阪纺织厂全部是进口精纺机。它直接借鉴了英国兰开夏郡公司的经验并获得了成功。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日本的新技术几乎完全是进口的,主要是进口普通设备、蒸汽机、纺织机械等
人才交流也是日本对外经济关系的一个重要方面。大量的海外学生被送到了繁荣的国家。回国后,这些学生带回了最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这直接促进了日语学习的发展。

2日本良好的国民素质基础确保吸收新知识

与美国不同,日本在其发展的早期阶段没有由高质量移民建立的良好的国民素质基础。日本长期处于封建统治和贫穷落后的剥削状态。大多数日本国民没有接受现代科学教育。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日本缺乏高素质的公民。自德川(江户)时期以来,日本公民普遍接受私立学校教育。1868年,有12,000至13,000所私立学校,837,000名学生。私立学校教育使日本公民具备了基本的识字能力和对事物的理解能力,这使他们能够迅速接受明治时期的新教育。
明治时期,统治者把建立现代教育制度作为变革的重要措施。1872年,政府开始实施义务教育。1873年,日本社会的人类学习率达到28%。在1886年新的学校条例、1889年帝国宪法和1890年帝国教育公告之后,教育制度根据国内实践不时得到改进,使之更加符合日本的国情。1892年,职业教育开始,一群熟练工人接受了现代工厂的培训。虽然对明治时期的教育效果存在争议,有些学者认为这与江户时期相比是一次挫折,但事实上,明治时期建立的现代教育体系正式将西方科学引入日本的人才培养计划,使公民能够熟悉和理解“西方技能”,培养一批为日本经济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现代企业家。
进入20世纪,日本教育加速发展。小学入学率达到90%以上,从根本上改善了中等教育。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大学教育。与平均受教育年限相比,日本的国民素质已经达到世界最高水平。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面对等待复兴的国民经济。日本政府选择带头恢复教育。在当时社会居民基本温饱难以完成的情况下,它要求儿童赤脚上学,并集中大量社会资源支持教育。教育作为日本最基本的要求,一直受到政府和公众的重视。它已经形成了良好的教育传统。它为日本培养了大量人才,提高了日本公民的基本素质。这是日本经济从落后走向领先的一个重要因素。

3日本的社会标准在确保知识增长方面发挥作用

首先,日本的正式社会制度在经济发展方面发挥作用。日本的社会法律法规在确保建立知识传播系统以促进知识增长方面发挥了作用。落幕运动放弃了封建分离主义政权,建立了统一的中央政府。许多改革政策可以在全国实行,为资本主义经济的建立创造条件。此外,统一的中央政府可以集中国家资源,为政府主导的经济发展提供财政保障。作为一个长期处于封建统治下的小国,日本不能依靠经济个体的自发努力来发展经济,只能依靠强大的组织来集中分散的资源,带领人民抑制无处不在的封建剩余势力,推进自上而下的改革。
1889年,明治宪法颁布,它融合了日本传统政治思想和现代西方政治标准。尽管明治宪法保障甚至加强了天皇凌驾于政府之上的绝对权利,但它也为首相、内阁和议会等现代形式的政府制定了规则,为现代法治奠定了基础,并给予公民在组织机构方面参与政治的机会。以《宪法》为代表的各种法律法规遵循明治维新的“富国强民”的根本宗旨,以“生产和发展国家”的原则为指导,确保教育提高人民素质,积极鼓励外国与西方世界接触。
第二,日本非正式制度的作用。日本的社会道德、文化和其他非正式制度在限制、指导和引导人们的经济行为方面发挥了潜在作用,从而使经济实体能够为社会目的做出行动决策。日本的经济发展在确保和鼓励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日本国民对国家状况的理解和对繁荣国家的渴望确保了日本与外国的经济联系。日本建国后,在国外面对繁荣的西方世界。整个社会形成了一种向往和学习的氛围,而不是有意识地抵制外来文化。日本在认识到西方先进知识的强大力量后,正确地认识到自己是一个落后国家,并明确地把自己定义为一个落后国家。全体公民都有这种立场,并希望通过学习改变现状,这构成了向西方学习的社会学习经验。
另一种社会价值----集体机构确保公民积极通过各种努力提高自身素质。明治维新向日本公民灌输了“忠于君主和爱国主义”的思想,并将这一思想贯彻到经济生活中,转化为对企业的忠诚,形成了对社会的集体理解。日本的集体机构以个人斗争为基础,强调个人价值的实现。只有价值评估是基于对企业的奉献。大多数日本企业实行终身员工制。在这种企业制度安排中,员工的奉献精神可以真正得到评估,并作为晋升的标准。因此,这个集体机构不会产生“搭便车”等机会主义行为,并鼓励个人通过集体肯定努力奋斗。日本公民意识到只要掌握新知识,就能促进企业发展,获得个人进步的机会,于是积极接受教育,不时向西方学习新知识,提高个人素质。
日本的社会标准,无论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都旨在鼓励积极主体控制新知识,确保建立知识传播系统和社会知识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