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未分类 > 论文范文浅析新闻从启蒙到建立的全过程

论文范文浅析新闻从启蒙到建立的全过程

论文类型:论文范文
论文字数:
论点:中国,新闻学,启蒙
论文概述:

在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上,自公元前841年至清末,只要太史采风、兼听天下、通达民隐、教化蚁民等等一整套言论控制的观念体系,以及使国人引以骄傲的古老的邸报。

论文正文:

在中国的文字史上,从公元前841年到清朝末年,只要《泰诗》收风,倾听整个世界,了解人民的隐居生活,教育蚁族等等,一套完整的言语控制概念体系和古代宫廷报纸就让中国人引以为豪。16世纪以来的现代新闻观念是被封锁中国的海外骗局。《地宝》的皇家性质使得任何读者都有必要认为它是高尚的,永远不会错。因此,马克思在他的第一篇政治评论(1842)中挖苦地说:“请给我们一份完美的报纸,它的原型已经在中国存在了几个世纪。”①同样基于对中国“报纸”性质的这种准确理解,孟德斯鸠在《论法律》(1748)中将亵渎宫廷报纸列为“大罪”。

显然,现代新闻在中国的传统学术研究范畴中没有立足之地。中国新闻事业的启蒙和建立在逻辑上是一个真正的“西化”过程。然而,面对强大的汉语语音控制概念体系,这一过程的开端只是“向东”。这种“西化”在最早的外国传教士(上世纪10-30年代)创办的几份中国期刊的第一篇文章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传教士熟悉孔孟,充满“唐·潘智的题词说:如果太阳是新的,太阳是新的,太阳是新的,那么太阳是新的,从而给万物的法则带来了明显的美德和贫困”。孔子说:“如果一个人听到太多缺乏怀疑的话,并且小心翼翼地谈论别人,他会后悔得更少。如果你说你想说的,如果你后悔你所做的,你会发现自己置身其中”(2)等等,而你想宣扬的西方新闻观念却被这种传统的中国说教所吞没。在此期间,中国仍然被满足的心态所覆盖。统治者并不重视几个期刊在大陆的传播,但他们也不重视。

1840年后,西方列强的大轰炸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形势发生了变化。当中国文人还没有恢复意识的时候,马克思已经很好地看到了中国。他写道:“历史开始时,似乎这个国家的人民必须首先被麻醉,然后才有可能将他们从历史麻木中唤醒。”“英国炮兵摧毁了中国皇帝的权威,迫使中华帝国与地面世界联系。与外界完全隔绝是保存旧中国的第一个条件。当这种隔离在英国的努力下被暴力打破时,接下来的过程将不可避免地崩溃,就像木乃伊被保存在密封的棺材里,当它接触到新奇事物时不可避免地崩溃一样空”(3)如果马克思说“旧中国”指的是清朝,那么他的眼光就是天才;如果他也理解中国古老传统和黄色文化的迅速崩溃,那么他就太不耐烦了。中国现代新闻业的艰难历程足以说明这一点。

那些隐约意识到中国古代传播系统正面临危机的人,首先是一些与西方文化接触更多的中国学者。自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以来,他们从西方寻求现代新闻的概念,在现代报纸上撰写论文,并开始创办中国自己的现代报纸,以尝试新的方法来增强自己和抵抗侵略。涂强的理解和反抗外来侵略的民族精神,给中国的新闻事业带来了启示。然而,这种启蒙也必须依靠中国人心态的意识形态支柱。虽然中国的新闻启蒙者可以用许多值得称赞的话来形容西方新闻事业的繁荣和传播的开放,但他们都认为这些是“模仿中国的住宅”(王康年)、“压制农村学校的遗产”(王涛)、“窃取我的中国的遗产作为承诺作出承诺,希望传播世界”(陈艳)。像“西学东渐”这样的词必须在早期中国人写的现代报纸上一个接一个地重复。中国传统的言语控制概念体系在新闻启蒙中显然占据主导地位。从洋务运动到戊戌变法,为一系列“国政”服务一直是新闻启蒙的主题。在这种总体环境下,即使你觉得需求是“危言耸听”,你也可以承认前提是“互相治理,复兴”郑关颖的著名论文《日报》(上下两篇)因此被列入他的《繁荣危言耸听》。

百日改革的失败使早期倡导新闻启蒙的梁启超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关注点。在他的“新人民论”新概念下,他抛弃了泰国报纸在中国起源的旧理论(虽然有些模糊),认为现代报纸在性质上不同于中国古代报纸和地方报纸。他还为启蒙中国的新闻事业提供了新的内容,如行动和出版自由、第四次种族、言论监控等,并设计了一套通过现代报纸改变民族素质的方案。从对新闻的“东进”强调到梁启超的“行动出版自由”口号,是一个重大的历史进步。

然而,梁启超只是中国新闻史上的一个过渡性人物。在他看来,新闻从来都不是“学习”,而是“艺术”;现代报纸和新闻机构只是他们管理的理想“工具”,一种现代的新“工具”。当他查阅报刊史料时,他能够冷静地分辨出《弟妹报》与现代报刊的本质区别。他一公开自己在报纸上的角色,就感动了破碎的鲍超,触动了人民的心灵:“中国日报把所有民族的报纸都当成了祖先,没有任何意见。......4)尽管中国人的心态已经动摇,但此时的政治仍然要求新闻服务于其眼前的需要。梁启超在回忆过去时这样说:“紧握双臂,紧握双手谈论政治才是好事。除了政治会谈,不缺乏行动。然而,仍然有剑和绞刑,意味着有一些东西,一切都属于政治。\"(5).政治激发并有力地推动了中国新闻启蒙运动,但当它达到一定水平时,就会阻碍新闻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建立。这个矛盾是由五四新文化运动处理的。

辛亥革命前,政治斗争一直是中国先进学术界的兴奋之情。随着旧的传统政府体制的崩溃,学习和当好官员的单一道路被打破了。生命和灵魂的不同道路展现在人们的眼前。学习社区的兴奋已经开始从政治转向文化。从政治控制的角度来看,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在袁世凯和蒋介石之间的时代空地带产生的。在不舒服的时期,人们获得了相对放松的环境,能够平静地学习和讨论学术问题。在这一时期,许多作品反复谈到“科学”和“民主”两个口号,却忽视了“自由”在新文化运动中的地位。相当多的作品集中在五四运动能否完全反对传统、西方化和中化的问题上,但没有集中在五四新文化运动对中国现代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不朽贡献上。近年来,一些作品关注的是被简单划分的五四时期的人:陈独秀、胡适、李大钊、鲁迅等,但他们都忘记了蔡元培,这位具有温柔、谦恭、节俭、谦恭的中国式五四时期的人,尊重古希腊身体的审美教育,倡导希伯来同等的理解。

正是五四时期强烈而自由的理解,突破了中国古代学术研究的统一与统一,开启了学术多元化的包容性时期,实现了蔡元培“治国安邦,建立学术扩张理论”的愿望。它使中国呈现出一系列独立的学科和各种思想流派,如现代文学、哲学、历史、语言学等。经过40年的启蒙,中国新闻事业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成功地宣告了自己的独立存在。由于缺乏中国传统学术研究的基础,它在中国的独立性比其他学科更难。只要是五四时期,新闻就具有完整独立的道德品质。

随着救国运动的复兴和延续,政治长期以来成为新闻工作的主题,甚至与之融为一体。为什么中国的新闻业在过去的日子里如此出色?它如何以其独立的道德品质在中国的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中重获独立?在这里,历史记忆和分析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