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 29541字硕士毕业论文非理性存在:论苏童小说中的青少年形象

29541字硕士毕业论文非理性存在:论苏童小说中的青少年形象

论文类型:硕士毕业论文
论文字数:29541字
论点:少年,形象,童年
论文概述:

本文是文学毕业论文,论文以苏童小说的少年形象为主要考察对象,结合作家的个人经历、当代文学思潮的发展路向及少年形象的演化轨迹,探析其内涵、成因及价值。

论文正文:

第一章是暴力、性欲和拜物教:苏童小说中青少年形象的非理性内涵。第一部分是暴力驱动的战斗。青少年非理性,作为理性的对立面,是指“理性思维不能理解,概念不能表达的东西”。它主要包括“意志、本能、直觉和无意识的盲目力量” 苏童的小说在青少年中表现出明显的非理性,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青少年受暴力冲动驱使的斗殴。 在动荡的青少年时期和狂热的“文化大革命”的鼓动下,这些青少年在内心本能的驱使下无所事事,不得不像成年人一样在街上游荡,寻衅滋事,对周围的人施暴。 心理分析心理学将人格分为“本我、自我和超我”,认为“本我是不道德的,只遵循快乐的原则”。它由本能和欲望组成。人类有选择幸福和舒适的潜意识倾向。” 自我是在外界影响下对本我及其倾向施加压力的一种尝试。 超我则代表了社会伦理,成为超道德。\" 青春期的生理觉醒使青少年人性中的本能和欲望复活并萌芽。然而,“文化大革命”时代的狂热,尤其是普遍缺乏理性,导致青少年追随“自我”的社会规范和对超道德“超我”的追求被无限压缩,而对“本我”的幸福追求则被无限膨胀。也就是说,在本能和欲望的驱使下,他们成为暴力的化身,表现出非理性的倾向。 首先,青春期动荡下的青少年暴力斗争不仅给人心理上的冲击,而且以其自身强烈的行动形式、巨大的宣泄快感和不可挽回的破坏性后果而极具吸引力。对于年轻时躁动不安的青少年来说,这甚至更不可抗拒。 青春期显著的生理变化已经使成年青少年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困惑。一方面,我因体力而感到莫名的兴奋,另一方面,我因新的生理需求而表现出新的困惑和不安。 此外,他们在漫长的成长过程中忍受了父亲的暴力压迫。他们迫切需要一种力量来发泄他们莫名其妙的焦虑,反抗父母的权威来证明他们的存在。 暴力纪律的长期传统已经成为青少年为数不多的经历中最强大的力量。 结果,青少年总是选择暴力来发泄青春期不安的欲望。 在............................《少年之血》是一部充满激情的青少年作品,在第二节中,青少年的身体变化除了增强体力外,还表现在生理欲望的觉醒上。仅仅通过暴力宣泄来满足他们内心不安的欲望是不够的。他们还需要身体上的满足来驱散不断增长的欲望。 在追求性欲望满足的过程中,青少年从最初的无知到后来的欲望膨胀,反映了“文革”时代个体青少年生理冲动与疯狂和动荡双重因素的相互作用,表现出非理性欲望的觉醒和泛滥。 首先,青春期的激动激起性欲。青少年朦胧而不安的性欲开始突破地面。 从《桑园纪念》开始,苏童就写了关于青少年朦胧的性意识,“余丹的舞蹈绝对令人惊叹。据说当她跳舞时,她的大腿摩擦着这个年轻人敏感的部位...那天她和我跳舞的时候,我的眼睛不时地往下溜 \"青春期的女孩也在朦胧的性欲的牵引下,一点一点地走近欲望之门.\"欣欣站在我面前,双肩交叉。她一只手握着摇晃的门,好像害怕门会再次关上。我带她去了小房间。我让她先享受房间里的陈设。她可以坐在沙发上,转身关门。但后来我听到辛欣尖锐的叫声:“不要关门。” 欣欣是一个对一切都有模糊不清的渴望的年轻女孩。她表现出不成熟和早熟的双重特征。 苏童通过人物紧张的行为和言语,非常详细生动地展示了少女们的羞涩和渴望。 成年青少年倾听他们内心本能的呼唤。在经历了最初的无知和害羞后,他们的性欲逐渐增长,并逐步接近他们的欲望。 《蜀国兄弟》出版时,它已经发展成为真正的欲望满足。例如,年轻的宫姝无法控制自己燃烧的欲望,紧紧地抓着李翰。然而,韩立在自我放逐中也一步步陷入了无情欲望的泥沼。 事实上,年轻女孩李翰面临的现实比茅头和余丹要复杂得多:她母亲作弊,她父亲充耳不闻,她总是在邻居的流言蜚语中低头,沉重的道德负担,放松工作的威胁和胁迫,这使她无法承受所有这些,选择放纵,在欲望的海洋中挣扎起伏。但是这种自我放纵最终带来了更大的灾难。面对怀孕的事实,她原本脆弱的心理防线再次崩溃。长期沉积的痛苦被无限放大,最终无法忍受。因此,在舒农的见证下,出现了宫姝和李翰自杀的场景。“他们把一块石头拖向河边,慢慢移动。它看起来像两只愚蠢的鹅。” 舒农听到宫姝对河边说,死就死,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后他们拥抱了一下,跳了下来 \"............................第二章个人、时代与传统:苏童小说中青少年形象的成因 “童年是人生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不仅因为一个人很大一部分知识积累来自童年,而且因为童年经历是一个人心理发展中不可逾越的开端,对一个人的个性、气质、思维方式等的形成和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 童年经历对20世纪60年代出生作家产生了特别重大的影响。他们的童年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文化大革命”的革命狂热和个人崇拜导致了理性的匮乏和物质精神的双重匮乏。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在空之前也是自由的。目睹“文化大革命”的经历不仅深刻地影响了他们的性格和气质,也深刻地塑造了他们对整个世界和当时社会的认知。 “他们肆无忌惮地逃学,在荒原中寻找生活的乐趣。 他们变成了一群狂野的孩子,有着肮脏的头,破旧的衣服,蓬头垢面的话语,没有生与死的恐惧。他们的生活在无人照管的地方像粗糙廉价的植物一样生长。 他们无谓而慷慨地浪费时间。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得失、荣誉和耻辱。 他们几乎没有文化积累,社会意识薄弱,甚至更害怕进入社会关注的中心。 所有这些都与他们拥有完整而真实的“早年”有关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有了更少的束缚和更多的自由。 他们把一无所有的“早年”视为他们真正的“起源”和“背景”,所以他们可以用“一无所有”作为镜子,也就是他们所经历的真正的虚无和空白色,来观察今天的真实存在。 “也就是说,尽管这些自由不可避免地带有困惑的痕迹,空甚至不时带来痛苦,但它们对这些作家的创作具有深远的意义。这一点从他们的文学创作中得到了突出的体现,他们都非常依赖和迷恋童年的经历,如苏童、余华、毕飞宇、艾薇和董Xi。他们的作品总是充满大量童年经历。 苏童说,他经常在余华的小说中看到一个小男孩睡在太平间的混凝土平台上...但对于毕飞宇来说,苏童认为,在他的作品中,他不仅可以看到一个村男孩冲破障碍、看到世界的雄心,也可以看到底层年轻女性的伟大梦想和希望。 苏童说,就他自己而言,隐藏在他作品背后的是一个身体不好的年轻人,他总是在街区里游荡,东张西望。这正是他童年的形象。 苏童的一系列描绘青少年形象的作品可以说是他童年经历的文学回归和重建。 苏童的童年充满了南方潮湿的湿气,伴随着贫穷、疾病和孤独。然而,即便如此,他仍然热情地一遍又一遍地重温他童年的记忆。 他童年的玩伴,他从小生活的街道,以及他在附近看到和听到的琐碎事情都变成了生动的人物,一个著名的“卡通树街”(Toon Tree Street)和精致的故事。 南方的地理环境、成长的家庭和“文革”的特殊时代,不仅共同塑造了苏童的“个人”和苏童的“作家”,而且共同形成了苏童所描述的非理性青年形象。 第二节..............................时代思潮:提供话语语境和理论基础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中国社会开始了新的历史变革,即改革开放,从而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在此期间,中国的社会重心已经从政治领域转移到经济领域。文学和艺术以前所基于的意识形态基础也逐渐削弱了。西方现代主义文化思潮大量引入,极大地更新了人们的人性观念和文学观念,为当代中国作家表达人性的艺术表达提供了合适的语境和强大的理论基础。 20世纪80年代,在西方哲学和美学的众多理论中,中国学术界对西方现代主义文化思想的关注和介绍最多。其中,尼采的超人理论、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心理学、萨特的存在主义和其他研究人类的非理性理论再次引起强烈反响。“非理性主义是资本主义时代的危机哲学”,“是当今资本主义社会深刻危机的意识形态表现”,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悲歌。这些非理性的想法对刚从“文化大革命”中走出来的人有很大的吸引力 “上帝死了”、“本我、自我、超我”和“他人就是地狱”已经进入人们的对话和写作话语。非理性的人的理论思想或深或浅地渗透到当时的文学创作和批评中,成为20世纪80年代对中国文学影响最大、影响最广、影响最深的西方文化思潮。这一理论的吸收迅速更新了当时人们的人性和文学观念。 一是时代思潮带来的人性观念的更新。新时期初,党中央遵循实事求是、解放思想的原则,实施对外开放和对内改革的历史变革。这不仅改变了社会生活的重心,启动了经济发展,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为人性观念的更新提供了现实基础。 “五四”启蒙时期积累的人文理念和精神,以及西方现代主义文化思想中的人性理论,也为新时期中国人性观的改革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和强大的现代理论支撑。 在现实生活和文学艺术领域,人们渴望呼唤人权和自由,肯定人类生理物质需求,尊重人性、人情、尊重人类愿望等。以人的欲望和非理性内涵为核心的现代人性观日益蔓延。 人性观念的这种变化已经成为当代中国文学在生成空之前提升生命力的内在动力 这种以非理性因素为核心的人性观自然地反映在新时期文学的人物塑造和情节设计中。也就是说,当代作家在反思“文化大革命”对人性造成的伤害的同时,注重以文学的形式探索人性的复杂内涵。《伤疤》、《误编的故事》、《冬天的春天》等代表性作品都在其中。 这种文学语境无疑为触发和激活苏童的童年记忆提供了契机和理论支持。储存在记忆中的青少年生命形式被复活,并形成一个独特的形象世界。 ..............................第三章创作、教育与相似:苏童小说中青少年形象的价值与不足:...................第一节文学创作:丰富中国文学中的少年形象:……s 38第二节教育实践:重视青少年的非理性因素;…………”第三节形象相似性——苏童小说中青少年形象的缺失..............................41第三章创作、教育与相似:苏童小说中青少年形象的价值与不足第一节文学创作:丰富中国文学的青少年形象在中国当代文坛,没有一个作家像苏童这样长期执着地沉迷于青少年形象的创作。苏童的小说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崭新的少年形象世界,这个世界是多面的、多维的,与过去不同。他的非理性青年可以说是继道德青年、机智青年和革命青年之后的又一个少年典范。因此,在文学创作方面,非理性青年无疑丰富了中国文学的青少年形象。 审视中国文学中少年形象的演变轨迹,可以看出,由于封建宗法制度的长期延续,少年形象长期被忽视,被排除在成人之外。“五四”时期,为响应启蒙人民智慧的需要,青少年形象开始陆续进入作家的视野,承担起启蒙人民、宣传革命的任务。抗日战争时期,青少年拿起革命冲锋枪,大声宣传战争,表现出英雄和革命的倾向。 新时期,随着“人性”和“主体性”的重构,青少年形象真正进入了具有自身特色的文学作品。 青少年形象缺乏关注,甚至长期被工具化,导致文学作品中青少年形象的意识形态甚至面部化妆极端化。他们的图像要么是平面的和单一的,缺乏维度和深度,要么是程式化的和程式化的,缺乏必要的发展和变化。 因此,苏童小说中少年形象的独特贡献在于,他不仅把少年作为作品的主要人物,而且作为主体,卸下了时代赋予他们的社会使命,回归到少年形象本身,展示了特定时代的生存本质,而且如此集中地塑造了一组少年形象,展示了少年的生存状态和成长变化。为我们理解“文化大革命”中那个特殊的生存时期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模式。 因为................苏童的小说创作进入文坛30多年,从未停止关注和描写少年形象。他以童年经历为感性生活素材,受新时期文学思潮的启发和影响,在借鉴中外文学少年形象的基础上,创作了内涵突出的少年形象。文章将其概括为“非理性存在”,表现为三种不同的相关形式,即暴力冲动、性欲释放和对事物的迷恋。具体来说,“暴力冲动”是破坏性欲望的向外延伸,“性欲释放”是生殖欲望的行为表现,“对事物的迷恋”是无法实现的欲望的虚幻寄托,是本能欲望摆脱理性限制的表现。 因此,苏童小说中少年形象的三种内涵不是相互独立和分离的,而是相互渗透和融合的整体。为了便于发言,本文将其分为三种类型。可以说,暴力冲动、性欲释放和对事物的迷恋构成了他少年形象的非理性内涵。 苏童的小说没有相同的青少年形象。事实上,中间有一个相应的变化过程。 例如,在1993年以前的创作中,苏童小说中的少年形象有一定的象征化倾向。只是在后来的“城北”和“河岸”中,他才逐渐摆脱了概念化的缺失。一方面,它来自于作家对现实生活的不断沉淀,当然也与他对人性内涵的深入思考有关,但他的少年形象还没有达到典型化的水平。 随着苏童创作生涯的发展,他对中西艺术形式的吸收和转化,他的人生观和思维水平日益加深。基于自己童年经历的年轻人形象也变得越来越成熟。尤其是在他最近的创作中,小说叙事不仅在历史和生活的跨度上取得了根本性的突破,而且对时代变迁、社会条件和人性内涵之间的互动有了更为现实的理解,以他的《黄鸟》为例 参考文献(省略)

29541字硕士毕业论文非理性存在:论苏童小说中的青少年形象: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