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作文散文 > 观电影《霸王别姬》后有感(一)怎么写?

观电影《霸王别姬》后有感(一)怎么写?

[简介]看完电影《霸王别姬》(一)——分析人物程蝶衣和不羁的心只爱寻找幸福和安慰的感觉。如果你认为它很好,欢迎评论和分享~谢谢你的阅读和支持!

看完电影《霸王别姬》(一)后,本文由读后感汇编而成,仅供参考。

看电影《霸王别姬》后的思考(一)——人物程蝶衣及其感知分析

他曾威胁说,不守规矩的心只喜欢寻找幸福,一旦得到解脱,就会独自行走。然而,生活就像一出戏,戏就像生活。震惊之后,霸王安顿下来,妾回到她身边。前天,我看了一部电影《霸王别姬》,由张国荣、张凤仪、巩俐等人主演。这部电影主要讲述了段小楼(张凤仪)和程蝶衣(张国荣)是一对在一个小家庭里一起长大的武打兄弟的故事。这两个人一起演出,一个是演员,另一个是演员。他们一直合作无间,尤其是《霸王别姬》然而,他们对戏剧和生活之间关系的理解却有本质的不同。段小楼知道戏剧不是生活,而程蝶衣不区分人和戏剧。当段小楼认为是时候成家立业的时候,他娶了一个名妓莒县(巩俐)。结果,程蝶衣认定莒县是可耻的第三方,段小楼成了叛徒。此后,围绕《霸王别姬》的三个人之间的爱恨爱恨之战随着时代的变迁不断升级,最终成为一场悲剧。

看完这部电影后,我感觉非常深刻。我首先对程蝶衣进行了如下分析:

一、学习戏剧阶段

在电影《霸王别姬》中,程蝶衣的角色无疑是最重的。程蝶衣让他的母亲从他童年时就砍掉了他额外的手指来学习歌剧,这意味着程蝶衣的命运从男性到女性。它相当象征着封建文化精神的阉割:为了生存和演唱歌剧,一个人不仅要失去个性(特别是六个手指),还要失去他的自然性格。他卑微的出身所带来的极度自卑让他愤怒地烧掉了母亲留下的袍子,向他的门徒们表明他与亲生母亲“划清了界限”。当我还是剧团里的一个孩子的时候,因为我的好身材,我被选为“妾”。我重复了错误的对话,受到了很多殴打。大哥萧楼告诉他:“当你拿着它的时候,你会把自己当成一个女人。”当时,当他成功地记住了虞姬的全部情感对话时,他的生命就注定了。他的老师曾经说过,“一个人必须是自己的人才能成为自己的人。”如果你想在别人之前成为一个有权势的人,你必须在别人之后受苦!老师对《霸王别姬》的教导使他完全同意自我实现和一对一结局的原则。每次他表演,他都表现出色,追求完美。事实上,这是强化神话中的最高意识形态的一种伪装形式,即个人必须属于集体信仰。此后,蝶衣一步步“实现”了戏剧“从男到女”——从意识到潜意识,他逐渐认同自己作为一个角落里的女人的女性身份。影片中蝴蝶衣的自然性格、自然发呆的消失和达赖子身体的死亡从某种角度揭示了京剧文化精神中的虚伪和残酷(那些离开体制并背叛它的人不会有好下场)。

剧团里严酷的、几乎不人道的训练和张太监对程蝶衣的虐待进一步强化了他对自己女性身份的认同,这可以说是从顽固的反叛到妥协,甚至是对传统文化精神的奉献。结果,程蝶衣最终被京剧所代表的文化精神彻底“改造”了,他的余生都无法跳出京剧。这部电影是根据小豆子(程蝶衣小时候的名字)学着玩《想所有的事情》(ThinkofAllThings),在舞台上展示小豆子的身份从天真的恶业到迷人浪漫的程蝶衣的异化。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历史和文化如何与旧社会的命运相结合,这在一个人的性格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这些是程蝶衣卑微出身后个人悲剧命运的潜在和最初阶段。

第二,歌剧演唱阶段

这部分是程蝶衣个人悲剧的深化。从程蝶衣在三人(程蝶衣、段小楼和菊花)关系中的言行,我们可以看出他身份的进一步异化。在舞台上,他如鱼得水,进入了“人们不分性别地玩耍”的境界。在观众中,他也“没有疯狂,没有生存”,视老大哥为自己的“霸王”,十分迷恋,梦想和老大哥唱出了一生的戏。莒县的干预让他嫉妒又嫉妒。虽然从程蝶衣的角度来看,段小楼认为其他女人是对他的真正背叛(而这个女人就像他的母亲是个妓女),但他讨厌的不是萧楼,而是莒县。对萧楼来说,他只是悲伤。此时在程蝶衣,男尊女卑的封建女性伦理意识已经深入他的灵魂。作为一个男人,他被封建宗法社会的女性伦理思想所同化。因此,他只是向段小楼乞求怜悯和悲伤,而对莒县就像妻妾之间疯狂的嫉妒。此外,正是莒县将段小楼从理想化的戏剧舞台拉向世俗化的生活,并进一步远离蝴蝶服装的美丽世界,这让程蝶衣愤怒而绝望,积极而消极地反映了艺术与生存、理想与现实、坚持与猜测之间的不可调和。

他离开段小楼后,除了这部戏,他没有什么顾忌。他抽了一大根烟,过着醉醺醺和梦想的生活,和袁石清鬼混,为日本人唱歌剧,过着迂腐堕落的生活。导演将程蝶衣行为的所有动机归因于他对萧楼的“爱恨交织”,这使得人物在性格和情感上更加统一和立体。

程蝶衣无视国家尊严和完整,去为青木和其他日本军官演唱音乐会的原因可以解释为他对段小楼的关心,而他只承认“戏剧”,不承认“国家”。如前所述,京剧艺术是这部电影中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所以对程蝶衣来说,只要他还在唱歌剧,他仍然是一个真正的“中国人”。在文化方面,隶属于儒家文化圈核心的中国中原地区一直处于对外输出文化的有利地位。每当它吸收外来文化,它实际上就给了中国人超越朝代更替的文化优势。电影中关师傅的话很清楚这一点:“如果你是人,你就必须去看歌剧,如果你不去看歌剧,你就不是人”。因此,从程蝶衣“叛国和非叛国”的逻辑来看,只有唱戏本身才是最重要的。至于是谁唱的,这似乎无关紧要。

三、殉难阶段

面对新的社会、新的事物和新的思想,程蝶衣无动于衷,缺乏灵活性,以至于舞台上出现了一个新的“妾”。他的学徒,四年级,由他自己训练,很快接受了新的时代精神,不再是旧社会的学徒,并逐渐成为新力量的工具。他迷失在盲目的狂热中,堕落到欺骗老师和毁灭祖先的地步。从程蝶衣艺术的简单角度来看,旧歌剧与现代歌剧的矛盾只是审美观念上的矛盾。他是一个戏剧迷,永远无法理解这是文艺领域新旧意识形态斗争的反映,他只想坚定不移地实现自己完美京剧艺术的理想——“没有声音,没有歌声,没有运动,没有舞蹈”。事实上,它表达了新旧文化、旧意识形态和新意识形态之间的冲突和对抗。当无助的程蝶衣点亮他的戏服时,他仍然不明白为什么他崇拜的京剧抛弃了他。[·WwW.64fOOt.COM]

文化大革命期间人际关系的破裂和混乱反映在程蝶衣、段小楼和莒县三角关系中的相互背叛上。

历史在变,人也在变。程蝶衣的悲剧在于历史、命运的塑造和他一贯的性格。他完全献身于京剧,事实上,是献身于以京剧《霸王别姬》为代表的永恒的中国文化精神。关于这个角色的性格,陈凯歌(这部戏的导演)也说:“他真的是一个可以说是疯狂的艺术家。像他这样的中国人一旦走下舞台,进入真正的人群,注定会孤独寂寞。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天真、诚实、甚至偏执和嫉妒都是美丽而真实的。”

程蝶衣在《霸王别姬》的最后一次排练中自杀了。他之所以没有选择在“现实”中自杀,是因为他不仅为他的武兄段小楼而死,也为他心目中的楚霸王而死。他活在自己全心全意信仰的文化精神中,为信仰而活,为信仰而死,不管这种文化是衰落还是消亡。

程蝶衣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迷恋、坚持和奉献...让人一看,不仅深受感动!